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锤基】虚妄之境 - 2

洛基从英灵殿回到了遭遇灭霸袭击的那一天。

接复联3时间线,正剧向。

第一章

随缘 | AO3中文 | AO3英文


洛基躺在床上茫然地盯着天花板,一手攥紧了那条弗丽嘉亲手为他戴上的护身符项链。

他的确死了。他已经去往了瓦尔哈拉。那都不是梦境。

但眼前的一切似乎也不是。他现在算什么,究竟是死是生?胸腔里狂乱的心跳似乎在指向后者。难道时间被某种力量逆转了,逆转到了他还活着的节点?可这个本该以灾难收场的日子他们竟然平安度过了,没有泰坦人的袭击,而本该在一周前遭遇大屠杀的赞达星居然安然无恙。如果这是过去,这也不是他所经历的过去。洛基惊讶地意识到,这意味着他被送到了平行时空,只不过这条时间线与他的极为相似。

这个发现使他十分焦躁不安,甚至有些不敢闭上眼睛,担心若是睡着了又会有什么怪事发生。他自己也不太确定哪种可能性更糟糕:是清晨重新在英灵殿里醒来,像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是被困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里,继续着不属于他的生命。

恍惚间,他几乎还能感受到索尔的怀抱,那残余在他皮肤上的温度。但他也明白,如果这真的是另一条时间线,那么拥抱他的其实并不是他的哥哥,至少严格来说不是。

这让他不由地好奇他的索尔此时怎么样了,是否在属于他们的宇宙里,和他的那些凡人朋友们一起打败了泰坦人,阻止了他疯狂的计划。海姆达尔总是不愿意向他透露关于生者的信息,在他每次变着花样地试探时不胜其烦地告诫他,太过关心一个他已经不能触碰的世界只能是为自己徒增烦恼。而当他问起索尔的情况,守门人唯一愿意告诉他的是,他的哥哥未曾停止过思念他。

那正是他一直想要的,不是吗?但他感受到的不是计划达成的满足,而是意料之外的痛苦和折磨。他每一次合上双眼都能看到他兄长剩下的那只眼睛,海蓝色里弥漫着悔恨。那眼神让他夜不能寐,逼迫他承认他也想念他,接近疯狂。

然而他的兄长现在就在这里,在与他一墙之隔的房间里睡得很安稳。这个索尔说话的语气方式与洛基记得的别无二致,乐此不疲地讲述的那些故事也都是这千年间,洛基与他一起亲身经历过的冒险。但这个索尔对他温柔以待,小心翼翼地关注着他的情绪,坚定不移地许下关于未来的承诺——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然而不管洛基有多么渴望,这个索尔并不是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已经在另一个宇宙里被他丢下了,孤身面对命运残酷的安排。

他恍然。也许这就是他被送到了这里的原因。

为了确保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这个世界里。

 

“哥哥,我有事要告诉你。”

他冲进索尔的房间叫醒他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不是没考虑过等到早上,但很快又打定了主意不给自己反悔退缩的机会。

“洛基,出什么事了?”索尔坐起身来,伸手打开了台灯,看上去还有些迷迷糊糊。但索尔似乎很快注意到了他语气里的惊慌,脸上的神色顿时转为担忧。“又是噩梦吗?”

“不,不是那个。”洛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狂乱的心跳。“宇宙魔方在我手里。”

索尔眨了眨眼,脸上闪过几分惊讶,却又了然地笑了起来。

“当然。”

噢。洛基挑起了眉。

“你不生我的气吗?”

“为什么?我早该预料到的。”索尔翻身下了床,站到了他面前。“你决定告诉我倒是让我有点惊讶,还是在半夜。”

“等等,你不问我为什么拿了它吗?”洛基不可置信地瞪着他。“说不定——说不定我另有企图呢?”

“如果你另有企图,你怎么会来告诉我?”索尔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但如果非要我猜的话,我猜你拿它不过是未雨绸缪,兴许我们能用得上。我猜错了吗?”

“不,你没有——”洛基顿住了,眉头紧锁。“你为什么相信我?”

“你难道不希望我相信你?”

“我——那不是我的问题。”

这场谈话不应该发展成这样。

“洛基。”索尔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轻笑了起来。“我的确时不时担心你会开始感到无聊,然后不辞而别,消失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但我从未怀疑过你想利用宇宙魔方,再次试图统治一个星球,或是伤害你自己冒了生命危险拯救的人民。”

“有很多人会认为这样信任我是不明智的。”那本是反驳,是嘲笑,他的语气却暴露了困惑和不安。

“也许吧,但在关乎生死的时候我一直是信任你的,弟弟,就算在你背叛我之后。”索尔毫不躲闪地注视着他,语气里的坚定不移似乎意在说服他。“你要记得。”

你的索尔可不这么认为。他脑海里有个声音在歇斯底里,但洛基还是缓缓点了点头,迫切地想要相信。

“那么,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告诉我?”

只是说出那个名字就让他浑身发冷。

“灭霸。”

 

 

“索尔,我们要撤离所有人,立刻。”他冲他的兄长几乎是喊出了这句话,心脏几乎要冲破胸膛,而新任的国王还一脸困惑地盯着那艘刚刚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巨型飞船。趁索尔还在愣神的功夫,他迅速地在脑海里召唤了守门人。

“海姆达尔,有危险。让瓦尔基里带所有人上逃生舱离开。你和班纳在五分钟内到大厅和我跟索尔会合。”

“洛基,怎么回事?那艘船上是何方神圣?”

“灭霸。”他喘着气说出那个让他几年以来都心神不宁的名字,伸手抓过桌子上他刚刚擦过的几把匕首。“他在收集所有的无限宝石,为了屠杀半个宇宙。”

这一次,索尔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宇宙魔方在你身上。”随后讽刺的笑声让他的心狠狠一沉。“我还以为你真的变了,弟弟。”

“我的确变了,否则我不会在这里。”

“这一次我倒是希望你不在。”索尔愤恨地低吼,残忍且不假思索。洛基还没能从那刺耳的话中反应过来,就惊恐地注意到了索尔指尖劈啪作响的电流,银白色的雷电迅速窜上了他的手臂,仅剩的那只眼睛也在顷刻间闪烁起白光,空气里充斥着风暴将近的气息。

“现在不行,索尔。”洛基抬高音调警告他,伸出一只手贴上索尔的脸颊,试图在他把整艘船炸毁之前将他从狂暴中拉回现实。电流刺痛灼烧了他裸露的皮肤,但他没有放手。

片刻过后,雷霆之神的理智终于占据了上风,电光消散了。洛基防备地向后退了几步,而索尔注意到他手上烧伤的痕迹时,眼里的暴怒似乎缓解了几分。

“我怎么能确定你和这个‘灭霸’不是一伙的?”

“我掉下彩虹桥之后被他绑架、折磨,直到我说服他让我去纽约替他拿到宇宙魔方。我失败了,你觉得他现在会怎么对我?”

索尔的脸上闪过惊恐和内疚的神色,那让他感受到一丝报复性的成就感。他干笑了一声,暗想自己大概真的是疯了。

“我倒是希望那块石头能和阿斯加德一起烧毁,但你我都很清楚,那场火是不够的。”

“向我发誓你不会把魔方交给他。”

“噢,哥哥。”他讥笑着摇了摇头,失望像一把尖刀一样搅动着他的五脏六腑。“原来经过这一切之后,你还是如此低看我。”

索尔张开嘴似乎想要解释,又或是——诸神啊别逗了——向他道歉,然而这时爆炸的剧烈声响让他们都吓了一跳。他们脚下的地板猛烈地震动着,洛基一把拽住索尔的手,将他往门外拉去。

“我们没时间了。”



他们面对面坐在索尔的床上。洛基尽可能详细地解释了他和泰坦人曾经的过节,以及那个疯子想要用无限宝石屠杀半个宇宙的计划。等他终于说完,抬头发现索尔一脸苍白,神色复杂。

“你梦到的就是他,对么,灭霸?”他的兄长轻声问道。片刻的犹豫之后洛基还是点了点头——这不完全是事实,但这是离真相最接近的解释了。

“诸神啊,洛基,我早该知道的。”索尔沮丧地叹息着,嗓音沙哑,听上去几乎要被愧疚压垮。“没能保护你,还让你遭到那个怪物的折磨,我真的很抱歉。”

他做梦也没想过索尔会为这个道歉。如果他和他的哥哥之前有时间好好谈这件事的话,索尔会说什么呢?他的脑海里各种假想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洛基闭上眼睛,努力无视因那些再也没有机会发生的可能而开始隐隐作痛的胸口。或许是注意到了他奇怪的反应,索尔伸出手拂过他的脸颊,无声地试探着。

“别傻了,哥哥,那不是你的错。”他避开索尔的视线,但本能叫嚣着想要贴近他的触碰。原来他这么想念他。“那时候,你救不了我的。”

“就算是这样,在你回来之后我也应该问问你发生了什么。在纽约——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还是被愤怒蒙蔽了。”

“得了吧,别把我说得像个受害者。”他的反驳听起来十分单薄,且毫无说服力。低下头,洛基有些刻意地盯着皱巴巴的床单,为自己轻易暴露出的脆弱感到恼火。

“但是——”

“都是过去了,哥哥。”洛基唐突地打断他,希望这场折磨人的谈话能快点结束,否则如果索尔继续说这些多愁善感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反应。但意料之中地,无论在哪个宇宙里,他的哥哥都不会让他轻易如愿。索尔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将他拉近,然后将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突然的靠近让洛基浑身一僵——他们的呼吸几乎都缠在了一起,温热的气息扑在洛基的脸颊上,他甚至感觉索尔毛茸茸的络腮胡刺得他的皮肤有点痒。

“你是我仅剩的一切了,洛基。”长久的沉默后,索尔低声说,语气近乎虔诚,仿佛是在祈祷。“只要我活着,想要伤害你的人得踏过我的尸体。如果这个泰坦人认为他能自封为神,他大可以试试。”

索尔信誓旦旦承诺的保护,和他天真的乐观,让洛基的胸腔里泛起一片酸涩。他暗自思考起独自离开的可能性,将危险的源头带离这艘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飞船,船上手无寸铁的平民,还有他的兄长,带到灭霸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的地方。但索尔紧紧抿住了嘴唇,了然的眼神告诉洛基他已经猜出了他的想法。滚烫的手掌贴上了他的后颈,随后收得更紧,好似担心他会立刻消失似的。

“我们会一起熬过这关的,弟弟。”索尔坚决地说,但洛基还是听出了他不可置否的语气下近乎破碎的请求,请求他留下。他开始暗自咒骂起自己的心软,但还是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他不知能否履行的承诺。

顿时,索尔眉眼间隐隐的忧虑消散了,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一把将洛基圈在怀里。

“今晚留在这儿吧。”

“什么?”他一惊,有些手足无措。

“你小时候做恶梦的时候总是会偷偷溜进我房间,记得吗?你会睡得好些的。”

“怎么可能。”他假意嘲讽地翻了个白眼,确保自己没有暴露出哪怕一丝失望。“你会打呼。”

“明天早上,你可以证明我是错的。”索尔松了手,欠揍地笑了笑,然后钻回了被子里。周身突然消散的温暖让洛基有些失落。

“行吧。”他恼火地嘟囔了一句,挥手关掉了灯,随后有些笨拙地在索尔旁边躺下。他们有几百年没有睡过在一张床上了——然而索尔翻过身,像以前那样一只手臂环过他的腰间,把他拉近了些。熟悉又陌生的动作让洛基呼吸一窒,但僵硬的身体还是很快在温暖的怀抱里放松了下来。他想,如果他明天早上在瓦尔哈拉醒来,以这个方式结束这怪诞的一天似乎也不错。

在睡意完全侵袭之前,他隐约听见索尔在他耳边低声说,

“晚安,洛基。”

 

然而他早上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脑袋紧贴着他兄长宽阔结实的胸膛。他闭着眼听着索尔稳健的心跳声,不知该担心还是该松一口气。

他们在早饭时一起见到了海姆达尔,告诉了他当下的状况和可能的危机。然而当守门人用他感知万物的眼睛在宇宙中寻找起灭霸时,他的发现让洛基大吃一惊。

“泰坦人已经死了。”


TBC


任何OOC都是我的,基的POV比我想象的难。

基现在大概真的很???


评论(5)
热度(69)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