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芽詹】布鲁克林的苹果树

时间复联4后,治愈向HE一发完。

算是上海卷的时间胶囊梗。其实就是想写老冰棍退休养老日常和一点芽詹。

补一个中翻英AO3


1934年的初春,巴恩斯家隔壁的老先生去世了。

老先生的儿子在西部做生意,女儿在好莱坞成为了一名演员,而夫人早就过世了。老先生生前独自一人住在这栋不小的褐砂石房子里,平常在后院养养花草和果树,每逢初夏总会给巴恩斯夫人送来几框柠檬或者桃子。过了些年,老先生腿脚不好无法再亲自采摘,巴基和史蒂夫便总是去帮忙。

好吧,一般只有巴基负责爬梯子摘,史蒂夫负责接他从梯子顶端递下来的果子。

“小伙子们,我买了一颗苹果树苗,等这周末你们帮我种上吧。”

老先生走之前的那一天这么对他们说。

葬礼之后,老先生的房子门口挂上了“出售”的牌子。周三早晨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巴基在垃圾桶边发现了那颗已经奄奄一息的树苗。尽管上面大多数叶子都已经被冻掉或者因为缺水而变得枯黄卷曲了,底部的一根树枝上竟还残存着零星带着绿意的嫩芽,有些倔强的样子让巴基想起了一个人。

“妈!”巴恩斯太太正在厨房里为他和巴恩斯先生做早餐。“我要在后院种棵苹果树。”

 


“这真是太奇怪了。”

史蒂夫看着巴基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环顾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边试图平复自己因为之后的计划紧张到乱了套的心跳。“是有点,毕竟以前我们只有复活节周天才有机会来这儿。”

2019年的春天,时隔七十多年,巴基·巴恩斯终于回到了布鲁克林。

几个月前,这个宇宙终于从那场漫长的噩梦里醒了过来,巴基也重新(上帝保佑这一次是永久地)回到了史蒂夫身边。他们最终还是告别了瓦坎达回了纽约,一起住进了复仇者总部。

终于从伤痛中痊愈的纽约,在春末清晨温暖的阳光里平静美好得不可思议,而他们两人正面对面坐在展望高地区一家看似不起眼的早餐店里。如今这一带住满了年轻人,各式新派的餐饮如雨后春笋一般,但这家小餐馆从他们七八岁起就占据了这个街角,见证着这个城市和世界的风云变幻,多年来竟几乎没怎么变过。

史蒂夫盯着眼前五花八门的菜单­试图做出选择,头有些疼——好吧,还是变了挺多的,煎饼的口味比以前丰富多了。

“不过现在你可以不用只点奶酪三明治了。”

“嘿,我喜欢这里的奶酪三明治。”

“得了吧。”巴基冲他翻了个白眼,“明明就是因为那是菜单上最便宜的东西。你总是因为我父母请客感到不好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

“然后你总是多点培根和煎蛋,然后又装作吃不下把它们塞给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巴基没有否认,只是回头招来服务生点餐,然后又在那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姑娘给他们倒完咖啡之后给了她一个迷人的笑容。那笑让史蒂夫有些恍惚——巴基在回到纽约的第二天剪掉了他的长发,现在他看起来和七十年前十分相似,且过分英俊了。那姑娘红着脸点了点头走开了,害羞的表情让史蒂夫想起当年那个叫多多的女孩从巴基手里接过泰迪熊时的样子。

“我敢打赌我们的账单上会有她的电话号码。”史蒂夫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撕开一包砂糖。他猜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十分精彩。

“天哪,史蒂夫。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我的约会对象就在我面前。”巴基好笑地摇了摇头,“只不过他还没有告诉我他等会儿到底要带我去哪。”

史蒂夫手一抖,不小心把整包糖倒进了咖啡里,动作让外套口袋里的那串钥匙发出了轻微的的声响。在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会儿之后,他的心脏又不争气地窜回了喉咙口。

“是个惊喜。”

 

巴基·巴恩斯难得摸不清自己的发小兼历经生死的战友兼爱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从餐馆出来之后,史蒂夫一言不发的带着他走过了几个街区。虽说他早就恢复了记忆,这一带的变化大到巴基已经基本认不出路边的一切了,只隐约记起一些街道名。正当他准备再问问史蒂夫到底要带他去哪儿时,他们在一个红绿灯口停下了脚步。

“巴克,你不想的话没关系,但接下来我希望你能闭上眼睛。”史蒂夫牵起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相信我,我会牵着你。”

史蒂夫知道看不见周遭环境可能会让他不安。但是堂堂美国队长此刻脸上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不由得勾起嘴角,能拒绝才是奇迹。

“傻小子。当然。”他说。

他闭上了眼,任史蒂夫牵着,不久后惊讶地发现紧握着他的那只手在出汗。又过了大约六个街区,转了两次弯,史蒂夫终于停了下来,转而站到了他背后。那双温暖的手落在了他的肩上。

“睁开眼,巴克。”他贴在他耳边轻声说。

一排漂亮的褐砂石房子映入眼帘,而正对着他的那栋他再熟悉不过。外墙翻修过,楼上的窗框换过,石阶重新铺过,但他依然认得。

莱曼街569号。这是他长大的地方。

“……史蒂夫?”

巴基疑惑地回头,愣愣地看着爱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塞进自己手里,一脸期盼的神情。

“不进去看看吗?”

 


“它都枯成这样了。”那天放学之后史蒂夫跟着他回了家。他的风寒快好了,但还时不时咳着嗽。他裹着巴恩斯太太执意要他披上的毛毯,坐在后院的台阶上端详着巴基塞给他的树苗,有点嫌弃地说。“种下去真的能活吗?”

说着他又咳嗽了起来。

“噢,史蒂微,别小看它。”巴基只是笑了笑,接着铲土挖坑。“你要相信生命的力量。”

 

 

看着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巴基转动钥匙推开门的时候,史蒂夫想,他大概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又期待过。

然后他听见巴基倒吸了一口气。

“你给我解释一下。”

“很多之前的东西都没法保留。原来的漆里有铅,据说那很糟糕……托尼和洛基都提出要帮忙改造装修,结果他们审美差异太大,吵起来差点把房子拆了,索尔劝架的时候又不小心把电路都给烧了,最后还是得请斯特兰奇博士——总之,你喜欢吗?”

“这……不是,等等……”巴基揉了揉太阳穴,“罗杰斯,你背着我买了一套房子?”

“我想我们总不能一直住在复仇者总部。”

“然后你买了我以前的家。”

史蒂夫看着巴基轻轻抚摸着楼梯雕花的栏杆,眼里的神色复杂。他的视线扫过客厅墙上挂着的史蒂夫自己的油画和复仇者们的各色照片,舒适的长沙发,和托尼装的复杂的影音系统。然后他抬头看向被洛基施过法的天花板,上面现在呈现的是明朗的晴空。

“这是座褐沙石,史蒂夫,不是说现在这一带的房价……而且你是怎么找到……”

“这么多年堆积下来的养老金和政府的赔款凑一凑也够了。这不重要。”他上前揽过还没能消化这一切的爱人,把他向后院的方向领,“你该看看花园。”

史蒂夫推开通向后院的门的时候,满足地看着巴基顿了顿,然后瞪大了眼睛。

“这不可能。”

“记得吗,你跟我说的?”他忍不住低头吻过爱人的发旋。

“要相信生命的力量。”

  

在宇宙在顷刻间失去了亿万生灵之后,在史蒂夫又一次没能保护巴基之后,他在心灰意冷之际,回过一次布鲁克林。

少了一半人口、依旧沉浸在悲痛里的纽约,在深秋里显得异常寂寥萧索。他本来只是沿着哈德逊河畔散步,试图平静地思考,却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这个他年少时几乎天天来的地方。

莱曼街596号的门前挂着“出售”的牌子。鬼使神差地,史蒂夫踏上了褐砂石的台阶,按下了门铃。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要出售这套房子吗?”

“是。天哪,您是……”来开门的棕发女子看上去大约二三十岁。她的双眼下是掩盖不住的黑眼圈,大约很久没有睡好了,像最近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认出了史蒂夫,她惊讶的睁大地瞪大了眼睛,随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太妥当。“抱歉。是,是的。您想进来看看吗?”

史蒂夫点了点头。

室内与他记忆中相差很大,但基本的结构没怎么变。房子的主人应该挺富裕的——精致的现代风格装潢,大理石的地砖,宽屏的电视,和开放式的厨房。然后他注意到了角落里落了灰的婴儿车,和咖啡桌上一家三口的照片。

“我的丈夫和孩子都……”女主人的声音里有些克制不住的颤抖。“我一个人没必要住这么大的房子。”

几个月来他试图压抑的愧疚、自责、和无力感再一次像海啸一般席卷而来。他又听见了那天夜里响彻瓦坎达的痛哭和雷鸣,又看见了漫天他无法抓住的尘埃,那其中有他发誓再也不会放开的人。

他闭上眼睛。

“对不起,我们没能保护你们。”

“怎么能这么说呢,罗杰斯队长?”没想到那位女士竟摇了摇头,用力扯出一个微笑。“我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之后意识到,这茫茫宇宙,哪有谁那一天没失去所爱之人呢?你们尽力了,我猜你们依然还在努力。能有你们,我们很幸运了。”

“不过,冒昧问一句,您为什么想要买房子呢?”

“我失去的人——”史蒂夫咬着牙,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称呼他。“我爱人。这里是他小时候的家。我想还给他——一个家,如果他能回来的话。也许这只是无法实现的希望。”

“希望是我们仅有的了。”女主人顿了顿,抬手飞快抹去眼角的眼泪,走上前推开通向后院的门,“您来看看花园吧。”

他怎么也没料到,映入眼帘的漂亮花园中间竟是一颗高大,结满了果实的苹果树。

“这棵树很厉害的。”女主人笑了笑,“本来我们要砍掉的,因为太占地了,但邻居说这颗树可能得有八十岁了,而且我丈夫儿子喜欢吃苹果派,所以……”

“八十四岁。”他觉得自己突然无法呼吸,像哮喘要发作似的。

“您说什么?”

“这棵树八十四岁,快八十五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几乎是小跑上前,伸手触摸那粗壮的躯干。手掌下,树皮经过岁月的考验后粗糙坚实的质感,大概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所触碰过最真实的东西。“1934年的春天,我和巴基一起种的。”

“天啊,真的是你们?”女主人意识到了大事什么似的,惊喜地捂住了嘴,然后忽然冲进客厅里开始翻箱倒柜。“请您等一下!”

没过一会儿,她光着脚跑回史蒂夫身边,手里捧着一个生了锈的饼干盒。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我们在给花园埋自动灌溉系统的时候在树下挖到的。看起来很古老了,我们有点好奇就撬开看了看。虽说生了锈但所幸没怎么进水,里面的照片和信只是发黄沾了些泥土。那天电视上正好在播关于冬……巴恩斯中士的事,我丈夫看了照片之后又看了看电视上巴恩斯中士的照片,说那上面的人也许就是您和他。我们没看信,但您也知道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该把东西往哪儿寄,放着放着就忘了。”

史蒂夫颤抖着,双手接过了锈迹斑斑的饼干盒。

“希望巴恩斯中士能回来。”

“还有您的丈夫和孩子,还有所有人…我们不会放弃的。”


 

“所以我们要什么时候把它挖出来?”他们往那颗重新开始发嫩芽的小树旁边埋巴基口中所谓的“时间胶囊”的时候,史蒂夫问他。

“嗯……我也不知道。也许,等我们一百岁的时候?”

“巴克。”他大笑,“我们怎么可能活到一百岁?特别是我,我怎么可能活到一百岁?”

“嘿,谁知道呢!万事皆有可能。“

 


未来的史蒂夫,

   不知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是何年何月了。希望这个年代的人都能吃饱喝足。希望这个年代有会飞的汽车。希望这个年代能少一点贫穷和苦难。希望现在的街头不再有霸凌弱小的小混混们。希望现在的你比以前健康,不再生那些该死的病,不用一天到晚去医院,不会在冬夜里哮喘病发了。也希望你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固执的小混蛋。

不过无论这个年代怎么样,我相信我会依然在你身旁。

   你的巴基,

1934年3月10日。 

“骗子。”那天深夜里,他对着空气说。


如果1934年有人告诉巴基他的玩笑话会一语成箴,他肯定不会相信。

他从苹果树下的小桌子上拿起那个布满了时光痕迹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

“上帝啊。”他用指尖捏起一张泛黄的照片,“看看我们那时候的样子。”

“你的信我看过了,在我以为你这一次回不来时候。”他伸出手拂过巴基的脸颊。“好消息是,我比那时候健康。坏消息是,我还是那个固执的小混蛋。该你看我的了。”

巴基抽出了信纸。

 

未来的巴基,

  虽说我不太相信这封信真的能到达未来,也不知道你就算读到那是多久的以后了,不过今天是你的十七岁生日,我不能拒绝寿星。

希望未来的你平安幸福,能拥有一辆会飞的汽车。还有如果我不在了,能有一个陪着你的人。

没有人能会比我更爱你,这件事情无论多少时间都无法改变。

  你的史蒂夫,

1934年3月10日。

 

“坏消息是,还是没有会飞的汽车。好消息是,你还在。”

巴基笑着仰起头,吻了吻爱人的嘴角然后说。眼前的金发大个子看起来就快要流眼泪了。

正要把信纸塞回信封里的时候,他才看见信封底部的那枚银色指环。

“从今往后再也别离开我,好吗?”

巴基发誓他能听见史蒂夫的心脏在狂跳。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把它拿了出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套上了无名指。他的振金手臂和戒指一起在太阳下闪着光。在苹果树如今茂密的绿荫下,他吻住他作为回答。


“欢迎回家,巴克。”

“傻瓜。你就是我的家。”

 

Fin。




Notes:

1. 褐砂石(Brownstone),一种外墙是石头内部是砖结构的联排楼房,纽约很多。一般三层,不过可能没有你想的那种联排别墅面积那么大。Brooklyn Heights单户而不是合租的Brownstone那个年代也得是中产阶级才住得起,但队1里巴基家看起来应该其实挺富裕的所以应该没啥问题。队长复2里说布鲁克林房价太高买不起是真的,特别这样的房子现在至少两百万美金起价。我脑补文里因为【你懂的】所以没人买房子了房价大跌【你在说什么

2. 569 Leaman Place是漫画里队长在Brooklyn Heights住过的地方,也就是Brownstone很多的一个区。漫画队住的其实是公寓楼,这里借用一下地址。

3. Prospect Heights那家早餐店是真实存在的,叫Tom’s Diner,到现在还生意火爆。

评论(10)
热度(307)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