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Evanstan】If this city never sleeps (全文完)

金融家Chris x 书店老板Sebastian

纽约的一个雪夜,横跨多年。两个年轻人帮对方找回梦想的故事。

大概是类似Before We Go的AU?


墙上的挂钟即将敲响十点的时候,Sebastian终于从柜台旁边的架子上拿起外套和背包准备打烊。

今天开店就是个错误的决定,他碎碎念道,抓起柜台上余温尚存的咖啡一口灌下。

还差两个小时就是新年。Sebastian从这位于46街的书店里都能听到四个街区外的热闹和喧嚣,看来外面肆虐的风雪并没有打消时代广场跨年群众的热情。原本计划傍晚就打烊回家的他当时着实不想冒着大雪回布鲁克林,于是干脆留下来吃了晚饭,打算等天气好点再走,却不想外面的势头反常地加剧了。

这下再不走,估计今晚就要被困在这里了吧,Sebastian想。

 

正要关掉店里最后一盏灯的时候,Sebastian听见店门口的风铃响起。

他回过头。门口是个高大的男人,衣服几乎被雪花覆盖,连络腮胡上都沾漫了星星点点的白。他背后的木门顺势合上,风雪肆虐的咆哮再次被削弱成隐约的沙沙声,店里的温暖空气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男人抬手摘下大衣兜帽,Sebastian的视线对上一双焦躁不安的蓝眼睛。

“不好意思,我能不能……”

“不好意思,我们打……”

男人与他同时开口。然后又同时愣了神。

“对不起,”片刻过后,男人局促地笑了笑。“我看门上的牌子写着凌晨关门,想进来躲躲雪的。46街以下几个街区都被围起来了,我也没车。”

Sebastian沉默了。妈妈估计还等着他回家一起看烟火吧。

然而当他再次扫了一眼这个男人的时候,忽然又有些过意不去。他看起来十分昂贵的外套上布满的雪花此刻正在暖气里慢慢融化成水。他的脸也被冻得发红,大概是在外面有一段时间了。从男人脚边放着的行李箱看来,原本大概是要出城,却被大雪困住了。

“如果不方便的话……”男人看Sebastian犹豫着,弯腰准备拎起行李箱。

“没事。”Sebastian打断他,淡然地笑了笑。“看这样子我现在也回不了家。不如再等等。”

男人看着他愣了片刻,松了一口气。

“天哪。”他笑道,“我差点就要在外面冻成雪人了。”

然后他向他伸出手,“对了,Chris Evans。”

他抬眼看那双深邃的的蓝眼睛,多了几分暖意,少了先前的不安。

 “Sebastian Stan。”他握住那只手,不由地想,他手心真暖。

“谢谢,Sebastian。”

明明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三个音节,他说起来莫名地好听。



“喝点什么吗?”Sebastian打开玻璃窗边的几盏落地灯,昏黄的光洒在书架和地板上,顿时温暖了起来。

装修的时候,Sebastian一时兴起搬来了家里两把古董的皮革扶手椅和一只咖啡桌摆在窗边,还配了蓬松的靠垫和几条柔软的毛绒毯子。店开了好些年,也没人坐过几次,纽约客们总是来去匆匆。就只有Sebastian一个人,偶尔坐下读本书或看窗外车水马龙。久而久之,另一把椅子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此刻,Chris站在那张落了灰的椅子前,用围巾扫了扫,随即坐了下来。

“有咖啡的话就太好了。”Chris回答,Sebastian点了点头,便向柜台后的咖啡机走去。“加奶加糖。”男人补充道。

Sebastian不自觉地轻笑出声,意识到不太礼貌后又立刻制止了自己。

“怎么了?”Chris听起来有些莫名。

咖啡机工作的机械声响起,Sebastian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杯子。

“没有,只是觉得你看起来像喝黑咖啡的人。”

“啊,是啊,但只有工作的时候,所以现在再喝黑的估计会疯掉。”

“很辛苦的工作吧。”Sebastian从小冰箱里拿出牛奶,闻了闻,想着还好没坏。“我猜猜,华尔街?”

“是,Goldman Sachs。今天才结束一个谈判,本来要回波士顿过节的。”

Sebastian把咖啡端来,递给Chris 一杯。

“希望不会太甜。”他说。

男人接过抿了一口,冲他笑得眉眼都弯起来。

“完美。”

Sebastian这才注意到Chris脱下了大衣后并非典型投行精英的打扮。在曼哈顿,Sebastian见多了这类人,有些甚至还偶尔光顾他的Insomniac Books[1],但眼前的人此刻并非一身订制的三件套,而像是在红黑格子衫上随便套了件黑毛衣就出了门,看起来更像个读书人而非金融家。

“我以前还从来不知道这家书店呢。”Chris环顾四周,视线最后落在Sebastian背后的书架上。

“你喜欢菲茨杰拉德?”Chris又抿了口咖啡。

Sebastian挑挑眉,“你怎么知道?”

他看着对面人抬了抬下巴。“喏,你背后。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书店有这么多他的作品……等等,天哪,连《崩溃》[2]和《爵士时代的故事》[3]都有啊。” Chris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闻言,Sebastian一时间又惊又喜。他开书店这么久,那部散文集在架子上被人因好奇心买下过很多本,他却没遇到过第二个看过那篇散文的人。“你看过《崩溃》?”

“是啊。”Chris笑着说,“上大学最黑暗的时候看的。到现在都记得,刚被一个实习位置拒绝,大半夜在图书馆复习微观理论到崩溃,读到有一句差点哭出来。”

“‘灵魂最黑暗的时候,每个时刻都是像凌晨三点钟。[4]’对么?”Sebastian端起自己的黑咖啡,看着对面人惊讶的眼神笑了。

可能有的时候,知己之间只是一个相遇的距离。

他觉得自己此刻仿佛身处于某部荒谬的,莎士比亚式的戏剧,经历一场犹如命运般的相遇,参与一场只有在梦境里才勉强合理的冒险。至于结果是不是皆大欢喜,就不得而知了。

Sebastian暗自摇了摇头,想把这异想天开的理论甩出脑海。他大概是孤独太久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卖这本书的独立书店。”对面的男人叹道,“现在知道了,以后一定经常光顾啊。”

“你常光顾书店?平常去哪家?”

“Strand[5]。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躲在他们的电影和戏剧书架之间,几乎从来没人在那儿看书。”

“我知道是哪。”Sebastian笑了笑。“我记得好清楚,在Tisch[6]上学的时候,有一天下大雪,店里没几个人,我就自己躲在那儿,盘腿坐在地上看契诃夫的《樱桃园[7]》。快看到最后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拉着店员走了进来,吵吵嚷嚷地要找《第十二夜[8]》,彻底把气氛给我毁了。我一生气放下书就走了,到现在都没看过结局。”

抬起头,对面的人看起来目瞪口呆。

“你是Tisch毕业的?”Chris愣愣地说,让Sebastian觉得他的过度讶异有些好笑。

“是啊。”Sebastian摇了摇头,“没出息吧,朋友们都出名了,剩我一个在这儿开书店。”

Chris瞪着他,“我在Stern[9]读的本科。”

Sebastian有些懵。这有什么?纽大大得很。不同学院,就算经常去同一个书店,没碰见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你刚才说的那个雪天,该不是有一年的平安夜前吧……”

Sebastian回瞪着他,很久,随后气氛尴尬了片刻。

“你最好别是在开玩笑,Evans先生。”

“我倒希望是呢……真是抱歉呐。”对方爽朗的笑声让Sebastian忽然气不起来,也跟着笑了出声。

“要是那时候打了个照面就好了。”男人忽然认真起来,Sebastian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那双眼睛里如蓝色火苗般的炽热。片刻间他感觉书店的空间变得狭小无比。空气被压缩,而自己被那目光锁在原地无可遁形。

“是啊,但现在也不算太晚。”

 


钟声敲响午夜的时候,外面传来欢呼声,纽约的夜空被流光溢彩的烟火点亮,连雪的势头都小了很多,而他们什么也没有注意到。

“我的爱情是一块悬在我脖颈上的石头。它会拉着我坠入海底。但我深爱着那块石头。没了它我无法存活。[11] ”

Chris在给他读《樱桃园》。Sebastian终于听到了结尾。


钟声敲响凌晨一点的时候,他得知Chris至始至终都想当作家。

“什么样的作家?”

“什么样的都行。诗人,散文家,小说家,编剧……只要有读者,写什么都很好。”

“这你不用担心,大胆写吧。”

“嗯?”

“我保证你有一个读者。”

 

钟声敲响凌晨两点的时候,Sebastian告诉Chris他曾经在好莱坞尝试过。

“后来呢?”

“一直被拒绝呗。之后妈妈生病了,我回来照顾她,才开了这家书店。”

“还想演戏吗?”

“做梦都想。”

 

钟声敲响凌晨三点的时候,他们喝完了Sebastian的咖啡储备,换成了茶。

Chris掏出笔记本给Sebastian看他才开始写的小说概要。

青梅竹马,在二战战场上生死与共的两个男孩,对和平的未来满满憧憬,一人却最终为另一人牺牲的爱情悲剧。

“我觉得这个故事更适合电影剧本形式。”

“你这么觉得?”

“而且要用倒叙。”

“我的天,Seb,你也太残忍了。”

 

钟声敲响凌晨四点的时候,茶也喝完了,换成了红酒。

“我朋友最近投资了一部新话剧,过几天好像有选角,不去试试吗?”

Sebastian犹豫着沉默。

“Seb。”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喝醉了,只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钟声敲响凌晨五点的时候,Sebastian在扶手椅上睡着了。

沉入梦乡前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有个身影给他盖上了毯子。

 

Sebastian在清晨六点的钟声敲响时醒来,睡眼朦胧间看见Chris拿起箱子准备离开。

走之前从书架上拿走了什么,又放了什么。

他再次被睡意绑架之前,Chris提起手提箱的手上,金属反射的耀眼灯光刺痛了他的眼。

 

Sebastian在早晨八点的钟声敲响时从扶手椅上起身,揉着太阳穴试图缓解头痛欲裂的难受。对面空空荡荡,咖啡桌上的杯子也被人收了起来。昨晚恍若是一场梦。

然而没过多久Sebastian注意到,书架上少了一本《崩溃》,空位被另一本书取代。

并不是他的书。

菲茨杰拉德的书信集,很罕见,Sebastian曾经四下寻找过好久。

他取下来翻开。书里夹着Chris提过的朋友的名片。拿出名片,Sebastian才注意到那页有一段文字被划了线。

史考特描述对泽尔达的感情,Sebastian再熟悉不过的句子。他的耳膜里,自己的心跳声忽然被放大了百倍。

“我爱上了她的勇气,她的真诚,和她如火般的灵魂。当全世界都沉浸在对她的怀疑时,这些才是我所相信的真理。我爱她,一切从这里开始。”[10]

那段话底下的空白里,一串电话号码。

心跳的轰隆声持续着,直到他终于想起了那人左手中指上金属的刺眼光芒。

Sebastian这才发现,窗外阳光灿烂,路边的雪几乎融化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下过一样。 



新年第二天,他开始找人替他接手书店。

新年第五天,他去了那部新话剧的试戏。

新年第七天,他拿到了角色。

从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Chris Evans。

 

 

直到一年以后,他正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试戏,离开那部话剧的时候,经纪人递给了他一份剧本。

“喏,看看吧,对方指名要你演的。”

“什么戏啊?”

“非典型的浪漫戏,男女主角在曼哈顿第一次遇见,一晚上倾诉衷肠,第二天又分道扬镳了。”

Sebastian愣了神。

“谁写的?”

“一个新晋编剧。不过年纪不小,居然以前是很有名的金融家,据说未婚妻因为他突然辞了年薪百万的职位开始写剧本就立刻悔婚了呢。最近有部关于二战的电影就要上了。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Chris……Evans?”

 

 

那天晚上他回到自家那家很久未涉足的书店,翻出藏在那一列菲茨杰拉德作品后面,不属于他的书信集。

他找到那一页,拿出手机,终于拨通了那个号码。



“这里是Chris Evans。”

“Hey。”

 


Fin.



Notes

[1]直译失眠者书屋,为了对应标题

[2]The Crack-Up,菲茨杰拉德的一篇散文,也有同名散文集。

[3] 菲茨杰拉德的短篇小说集,Tales of the Jazz Age

[4]“In a real dark night of the soul it is always three o'clock in the morning.”

[5]曼哈顿下东区一家很有名的独立书店,离纽大很近

[6]NYU Tisch School of Arts纽约大学表演艺术学院

[7]契诃夫的The Cherry Orchard

[8]莎士比亚的Twelfth Night

[9]纽大商学院

[10]“I fell in love with her courage, her sincerity, and her flaming self respect. And it's these things I'd believe in, even if the whole world indulged in wild suspicions that she wasn't all she should be. I love her and it is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

[11]  "My love is like a stone tied around my neck, it's dragging me down to the bottom. But I love my stone. I can't live without it."


这篇文私心很多。最爱的书店,文学和戏剧作品基本都写进去了。还有就是被生活所逼放弃梦想的无奈以及重拾梦想的勇敢。自己最近经历了很多,这些心理用在写他们的故事上,也释然很多。

最后才是爱情。那种缘分很深,一眼就成知己却又因现实而克制,炙热又平淡的爱情。

有暗藏盾冬所以还是打了盾冬的tag…

大家喜欢就红心小蓝手,留个评论呗

评论(19)
热度(222)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