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芽詹/盾冬】Sixteen(清水,短)

给芽詹合志写的短文,一直忘了放出来今天突然想起来。

队三里“十六岁”的梗。

好怀念写盾冬的日子啊,圣诞节回家要重新开始写了。评论里接受点梗。


1.

当他瘦小的拳头落在对方的颧骨上,反作用力带来的疼痛顺着皮肤和关节钻进骨骼里时,Steve就知道他要输了。不过没关系,对方正中他腹部时他迷糊地想,他从来没放弃过一场已经开始的战斗。

“不自量力的臭小子,脾气还挺倔。”Steve被打趴在墙角里却还挣扎着要爬起来时,对方嚣张地叉着腰,“要滚趁现在,否则看我不把你打到进医院里陪你兄弟Bucky。”


对方一提起Bucky,Steve立刻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

“Bucky进医院了?”他问道,慌张的语气全然丢失了之前的义正言辞。

“你不知道?呵,枉费那家伙为了贴你哮喘的药费超负荷工作。”那人讥讽道,“我说,你们该不是……”

Steve恍惚着,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昏暗的小巷。


2.

他跑得气喘吁吁,肺如灼烧般疼痛,脑海里满是早上Bucky穿着那套傻兮兮的工作服,一手拎着饭盒一手拍着他肩膀时露出的笑容。

夏日傍晚,布鲁克林大桥在夕阳里闪着金红色的光。经济不景气的纽约,街上的店铺早早就关了门,安静到能隐约听见某家收音机里播着的总统关于新政的讲话。

Sarah去世后,他跟Bucky一起租了间小公寓。Bucky在码头搬货,Steve则参与了政府的艺术项目,加上救济金和饭票俩人得以勉强维持生计。说起来是相依为命,可更多的是Bucky在无私地付出,而Steve别说赚不了钱,哮喘让他不得不需要Bucky照顾。

除了Bucky之外他一无所有。可他不明白,自己不过是个瘦弱多病爱惹事的穷小子,Bucky为什么还在他身边呢?


3.

医生说,Bucky扛了过重的货物,出了点意外。

Steve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吃过了止痛药,脱臼的肩膀和手肘也已经打了石膏,睡得正沉。然而他消瘦的脸颊十分苍白,嘴唇依旧毫无血色,双眉紧拧着。Steve站在病床边看着他,心脏无助地隐隐抽痛。

他模仿着Bucky曾经照顾他的方式——打水,洗毛巾,拿药,这才发现比起Bucky的驾轻就熟,自己什么也做不好。

先前那个男人说的话此时再飘进脑海。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他们关系的性质,而从Bucky每次谈起姑娘时脸上的笑容来看,Steve一直认为这不过是他的异想天开罢了。

但这并不能阻挡此刻终于浮出水面的、被他掩埋了很久的渴望。

然而,Steve想,我能给他什么呢?



“Stevie,想什么呢?”

疲倦带着慵懒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Steve回过神,才注意到Bucky已经醒了,微笑着望着他,却忽然又皱起了眉。

“你又跟谁打架了?”

“你的工友。结果打了一半,就跑来看你了。”Steve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打了一半?这可真稀奇啊。”Bucky挑眉,慢悠悠地调侃道,“我不过受个小伤,竟然能让你小子放下一场没打完的架。”

“Bucky,”Steve忽然郑重其事起来,表情倔强又认真像是在对天起誓,“你比什么都重要。”

那瞬间Bucky看他的眼神里闪烁着伴随着疑惑的希冀。对视间的暧昧在夏日温热的空气中膨胀着,却终于又在Steve躲开目光时消失殆尽。

有些话,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他可以放弃一切,却不能失去他。


4.

“Rumlow说Bucky的时候,我立刻变回了那个十六岁的布鲁克林小子。”

那一刻,Steve的脑海里浮现出1934年的那个傍晚,夕阳里自己跌跌撞撞地向医院跑去的模样。他放下拳头,呼吸颤抖。


他可以放弃一切,却不能失去他。

从十六岁起就是这样。



评论(4)
热度(60)
  1. 存文小仓库青葵 转载了此文字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