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孙朴】对岸(Rio 2016背景,G,一发完。)

治愈系,现实向,HE。

喜欢请给个小红心小蓝手或者留个评论呗。

首页小伙伴们雷的话请勿入谢谢。

Disclaimer:纯属虚构,与真人重叠纯属巧合。


“还不回去休息吗?”

凌晨两点的游泳赛馆,观众和工作人员都纷纷离去之后,朴泰桓终于从观众席的角落里走下来,对着那个还在泳池边发呆的人说。

那人像从梦中惊醒,回头看向静静站在几米开外的他,脸上写满了惊讶。

平时比他高出快二十公分,这个他总是需要仰视的大男孩,此刻弓着背坐着,双腿在水里轻轻拍打起水花,就差要将全身蜷缩起来,委屈得像个弄丢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

“Hey Park。”他看见孙杨露出一个真心却略带失落的笑容,“你怎么来了?”

他说的居然是韩语。不是当初那个广告里磕磕巴巴的韩语,是说得有些犹豫却十分标准的韩语。

而且是平语呢。

他愣了愣。说不惊讶是假的,说心脏没有因为这其中的暗示突然加速,砰砰跳得震耳欲聋,更是假的。

而且他能发誓,他愣神的时候,孙杨眼里流露出克制不住的开心。

原来,仁川一别,努力学习语言的不是他一个。

在那些腹背受敌的日子里,拼命寻找训练场地、拉赞助商之余,朴泰桓鬼使神差地自学起了中文。

他说服自己这都是因为中文很有用,便于应对关注他的媒体,而不是仅仅为了能和某人认真地聊聊天。然而深夜里对着中文书和字典的时候,他一边练着发音,一边想着他会跟他说的话。

他想说谢谢你相信我,让我在那些日子里不那么孤独。

但此刻他却开不了口。他耗尽两年的时光、力气、和运气只为今日赴约,心心念念想要看到的不是这样的他。他想看到的是他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听国歌响起时眼里闪着光,挺直了脊梁,骄傲得像世界之王的样子。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个男孩的执着和努力,就像孙杨当初对他无条件的信任和维护一样,今天朴泰桓比谁都相信他依然是中国泳坛的太阳。

于是他在他身边坐下,用韩语回答:“我来替你擦眼泪啊。”

然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伸出手臂把高大的男孩揽进怀里。

 

他靠在他肩上,断断续续地说着那场永远都不会甘心的比赛,说着这两年的风雨,轻轻抽泣着。泰桓只是任他靠着,时不时揉揉他的头发。

眼前的池水在灯光里蓝得似乎漫无边际,安静得像他此刻的心情。

“我相信你。”

“那有什么用。”孙杨的语气听起来几乎是在撒娇,“我都不太相信我自己了。”

 

孙杨想起自己曾经在那个广告里,隔空对他说:“朴先生,水里真安静啊,没有欢呼声也没有嘘声,我们接着游吧。”

只是他们都知道,水里其实并不安静。

压力、阻力、希望和恐惧,在纵身一跃的顷刻间开始无声地轰鸣着。

然而对孙杨来说,只有朴泰桓在的时候,那轰鸣才会消散,只剩下水声和呼吸。

“Park。”他叫他。

“嗯?”

“再跟我比一次吧。”

他冲他笑。

“好啊。”

恍惚间,第四泳道和第五泳道还似当年,一切都那么简单。

他跳下水,熟悉的安静取代嘈杂。

 

朴泰桓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肯定赢不过他,但还是倔强地要拼尽全力。

不仅仅是习惯而已。

这不是别人啊。这是孙杨,他唯一认定的对手,所以他永远都不会用低于百分之百的认真来对待他。他一直记得,伦敦那次若是自己追得再紧点,他就会破世界纪录,对此遗憾得无可复加。

于是一切都落入他们熟悉的面目——他们在呼吸时对视,互相追赶着,像一场玩不腻的游戏。

孙杨毫无悬念地先到边。计时器上,他比决赛时快了不止0.13秒。

他再次流泪时朴泰桓丝毫没有惊讶。

“你看,我说相信你的啊。你是有实力打败他的。”

“都怪你。”

“诶?”

他呆呆地看着孙杨趴在分道线上,委屈地望着他。

“只有你在的时候我前程才能掌握得好啊。”孙杨抬起一只手打起了水花,语气甚至像是真的生气了。

泰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比赛不能只在意我啊。”他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想起思考这动作是否过于暧昧时早就来不及了。他顿了顿,声音忽然小了些:“你已经做到了啊。”

“什么?打败你么?”

泰桓含着笑摇了摇头,起身上岸。

“回去好好睡觉,200加油。”

 

孙杨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没有一点睡意,心跳拒绝放慢速度。

朴泰桓啊,他想,你到底是上天派来克我的呢。

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呢?有人说既生瑜何生亮,但孙杨很清楚,没有朴泰桓就没有今天的他。他眼前闪过年少时的画面——经过一天的训练完回到家,对着墙上偶像的海报发呆,日复一日地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他那样呢?

海报上的他是自己心中王者的模样。

偶像是一个过度虚化的词。08年北京一面,他就决定自己总有一天要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发光发热。那些在网上被人津津乐道的同款和模仿,他都大大方方地承认。然而真的站到了泰桓身边之后他却丢了平时的大胆,只敢小心翼翼地接近,生怕任何一步出现差池。他珍惜每一场比赛之后的握手和拥抱,每一个采访里他温柔地用韩语叫他“孙杨选手”的瞬间,和那块共同失误导致同分同秒触壁得来的银牌。那时,他不过以为这是他少年时代放不下的崇拜和仰慕。

然而从仁川开始一切如野草般疯长。捧着蛋糕急切地来到他面前时,对方灿烂一笑比任何奖牌都让他觉得不虚此行。

相继被禁赛的时候,明明相隔千里却觉得他就在身边,明明未曾问候却笃定地相信对方在默默地给他信念。他们连完整的对话都未曾有过,这种不顾一切的信任不知所起,却无法被世俗和舆论撼动。

孙杨曾在那张生日贺卡的最后用中文写下对他复杂心情的描述,然而他知道对方大概没有费心思去看懂。于是他发奋学了韩语,盼着有一天能亲口说给他听。

这一天终于到了,他却说不出口了。

在空荡又孤独的游泳馆里,回头与他静静相看的那一刻美得不可方物,他舍不得冒险。

像在泳池一头望着对岸,永远抱有期待,不是很好吗?

 

 

“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我的故事,开头、中间,和结尾,都会写满你的名字。我努力地站到你身边,本能地想要征服你,不过是为了把我自己的名字写进你的故事里。”


朴泰桓从背包的夹层里拿出那张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的贺卡——卡片的边角都已经被磨到卷曲了。长段别扭的英文最后,小一号的字体写着的那一句中文他已经背下来了。

拿到贺卡时他就隐约觉得这句话暗藏玄机,始终不敢也不想找翻译。等到中文学到能看懂时再打开,他双颊发烫,感觉世界忽然就变了模样。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见他穿同款的泳裤戴同样的手镯,自己不再能一笑而过;习惯性地期待着赛后的握手和拥抱,同分同秒到达也让银牌似乎不那么令人失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不甘于“偶像”这个称呼了。

时隔两年,他想告诉他,傻小子,你早就做到了啊。

明明已经开口,却又不忍揭穿这个自己死守的秘密。

别那么贪心,他告诫自己。就这样一起游下去,不是很好吗?

 

 

然而很快他就知道,至少这一次,他们无法像当初那样并肩了。

200自决赛的那天,他在观众席的角落看领奖台上的他笑容意气风发,忽然开始害怕那人身边将永远不再有自己的位置,那种慌乱比四月体育会宣布禁赛时汹涌不知多少倍。

那天晚上房门被叩响时,他没有询问便知道是谁。

“Park,我赢了。”

“我看见了。祝贺。”

他说得云淡风轻,然而对方似乎因他再次来现场看比赛一事受宠若惊。他笑着放他进屋。

“所以说你要加油恢复来陪我一起啊。”

“孙杨。”他忽然严肃起来,难得叫他名字。“我可能要放弃1500了。”

 

“运气好的话,我们布达佩斯再见吧。”

泰桓认真地注视着他说这句话时,孙杨有些慌了。

他也不是没料到,以他这两年不稳定的训练条件,连强项都没进半决赛的话,1500的艰难程度要想取得好成绩可谓天方夜谭。

只是他不习惯一个不再如当年那样骄傲不言弃的朴泰桓。

如果连布达佩斯都要靠运气,那东京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未知数。

那天的400自预赛也许就是他最后一次在奥运会的泳池里和他邻道并肩。这残酷的认知来得太突然他几乎无法承受。

那短暂的沉寂里现实像洪流般像他涌来。信誓旦旦的“一直游下去”,说好听是乐观,说难听是痴人说梦。

但他踏遍千山万水都愿意奉陪。子期不离去,伯牙也会继续弹琴。

他回答,好。

 

隔天孙杨在热水池训练的时候,莫名内心踹踹不安,怎样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心不在焉地游了3000之后,他上岸打开手机。5分钟前有一条短信。

“我晚些时候就要回韩国了。1500 fighting!”

他还没来得及回,忽然又跳出来一条,竟是中文。

“我那天说,你已经做到了。我的故事,连带我的心一起,早就写满了你的名字。”

他抓起外套冲出游泳馆。

 

 

房间除了收拾好的行李以外空空荡荡,仿佛不曾有人来过。他独自坐在床上,房门虚掩着。

手指颤抖着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连着两晚的梦里,他看到多年以后的自己,读着那张泛黄的贺卡暗自后悔当初没能挑明心意。

就试一试能怎样呢?中国人说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年少轻狂时总以为时间还长,竞争不会结束,对方也永远不会淡出自己的生命。然而这两年的经历让他意识到,总有一天他们的名字都将只存在于历史,被世人叹英雄迟暮,而他们则再无理由联络,凭记忆怀念,最后相忘于江湖。他们曾经只隔着一条分道线,今日隔着一池水,而明日就是一个国家,一片海洋,和最可怕的、小心翼翼的沉默。距离被拉长,从此再也到达不了对岸。

门被推开又重重合上,那人头发还滴着水,向他走来,步伐坚定。

孙杨牵起他的手,第一次。明明都是掌心相贴,与每次赛后的握手竟完全不同。

他看向他,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颤抖。

“最后还是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呐,害怕再不说就真的没机会了。”他注视着面前又似要哭的大男孩开口,竭力控制着心跳艰难地微笑着,“但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所以如果……”

他没有听完便用行动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他能感觉到滚烫的泪水贴着脸颊滑落下来。

他抱紧他,唇贴在他耳边。三个字,母语,带着绝处逢生的狂喜。那一刻他们相隔的距离终于为零,亲手把人生捆绑在一起。

像是悬空了十年的心终于落地找到归宿,像是在一场漫长的比赛里终于到岸。

 


多年以后他们牵着手坐在400自的观众席里看又一代的新人拼搏着自我超越,身边偶然有几个年龄大些的观众认出他们。他们只是微笑着打招呼。

代代更替,当年他们就知道,对手抑或爱人,再传奇也会被渐渐遗忘。

不过没事,他们自己记得就好。

 


Fin.

评论(21)
热度(327)
  1. 紫晶女孩1996青葵 转载了此文字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