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The Future(1917番外三,治愈向,附注释和后记)

重生/转世梗, HE. 1917正文戳这里, 番外一Steve视角结局戳这里。番外二片段戳这里。SY中文版全文戳这里。AO3英文版全文戳这里

这是最后一篇番外了。之前没看的GN们在看这篇之前还请务必先看正文。


番外#3 The Future

 

2082年7月4日

 

“他就呆呆的站在那儿,于是我干脆走到他面前。我记得他说爱我的那个瞬间,我控制不住地开始掉眼泪。然后他就把我抱住,有点像以前我哮喘病发的时候。我们俩就站在那间书店里拥抱着,周围的人都很奇怪地看着我们,但我们也不在乎。”

Rebecca为她的父亲倒了一杯水,并在他喝的时候稳住他颤抖的手。对她来说,96岁的Steve Rogers依然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当然,他脸上布满皱纹,以前耀眼的金发也已经褪成灰白,但Rebecca依然能在他蔚蓝的眼里看见一如当年的勇气、善良和坚韧。她回想起自己的高中年代,某天她的两位父亲穿着他们的制服到校门口接她,只因她被受人欢迎的女生欺负。她大概永远不会忘记同学脸上惊诧的表情,也更忘不了她的父亲们并肩站在一起微笑的样子——那让她觉得,自己也许是世界上运气最好的孩子。

所以,她也明白,没了Bucky的Steve缺失了半个灵魂。

“后来他把我带到他家,我们定了披萨,看了一整晚的老电影。”

“你们没有——你知道,弥补一下失去的时光?”她开玩笑地问,把空了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

令她惊讶的是,Steve并没有脸红。他只是歪了歪头,若有所思地回答——

“这么说吧,我们后来花了足够的时间努力弥补。”

Rebecca笑出声来,“天哪,我不知道我应该觉得很尴尬还是替你们高兴。”

“不过,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他不在房间里。我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梦。结果过会儿他就回来了,还给了我我的军牌。44年他掉下火车之前我给他的。你猜怎么着?Darcy把它从史密森尼偷过来了。后来我不得不给他们写了封道歉信,才没让Darcy被开除。”Steve无奈地笑笑,从衣领里扯出一条银色的链子。Rebecca无意瞥见军牌上的名字,皱了皱眉。

“但那是papa的。”

“是。我让他戴着我的,我留着他的,因为我总觉得这玩意儿能保护我们。”Rebecca看着他把项链塞回衣服里,军牌落在他的心口。“这听起来很傻,我知道。”

“不会。”她伸出手握住他的。顿了顿,她说,“我很高兴你当年找到了papa。”

“不,Becca,”他闭着眼摇了摇头,“他也找到了我。”

Rebecca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忽然明白过来,Steve一定等不及回到他身边了,只是这次在另一个世界。

他想离开。这样的念头让Rebecca心中五味杂陈。

“跟我说说婚礼的事情吧。”她干脆换了话题。“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怎么只有一张照片?”

 “噢,婚礼啊。”Steve又笑了起来,“那个故事更有意思了。”

 

那时候Riley走了进来,手中端着Rebecca的咖啡和给Steve的热汤。他也在床边坐下,一手搭着Rebecca的肩膀。

“我错过了什么吗?”

“你来得正好,他要讲他们婚礼的事。”

“坐稳了,Riley,当时我差点没把你爸爸气死。”Steve坐了起来,Rebecca倾身把枕头垫在他背后。

“最高法院判决婚姻平权的那天——那是什么时候,2015年?上帝啊,那都是快七十年以前了。我当时得在总统面前发表演讲,结尾的时候,我鼓足勇气就求了婚。还好总统先生没有生气。事实上,他还在推特上祝贺我们来着——等等,你们连推特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吧,反正Bucky答应了。”Steve淡淡地说,“之后我们躲在家里,因为媒体太猖狂了。但那还不是最糟糕的事。”

Rebecca感觉事情的发展不太好——

“Tony坚持要策划我们的婚礼。他把日子定在了7月4号。”

“我的天哪,不会吧?!”Rebecca把脸埋进双手里,笑得发抖。

“相信我,那几天可疯狂了。等到了婚礼前晚的单身派对时,我们俩受不了了。”Steve转向Riley,“Bucky去了我在的那个酒吧,我们俩决定私奔。你爸爸和Natasha醉到不省人事,趴在吧台上睡着了。所以我们从他那儿把戒指偷了过来,租了辆车就跑了。”

“上帝啊。”Riley也大笑起来,“估计我爸一点都不开心。最后你们俩去哪儿了?”

“我们去大峡谷了。一位在度假的牧师给我们证婚的,所以只有那一张照片。”Steve盯着左手上的戒指出神。它依旧完美地贴合着他的手指。

“我们回来的时候——Sam还真是气炸了,Stark差点跟我宣战。Natasha也一个星期不愿意跟我说话,不过那应该是因为她没能看见我们俩穿上她挑的礼服。”

“但是话说回来,我们一点都不后悔。婚礼是两个人的事,与政治和名声无关。”Steve淡淡地说道,耸了耸肩。

Rebecca忽然明白过来,为何父亲当年坚持不让媒体参加她的婚礼,以及为什么Sam全心全意地支持他。“不管怎么说,Becca,你还是一半Rogers一半Barnes,而我想亲眼看着我儿子结婚。”Sam对她说。Rebecca和Riley当时一头雾水,而Bucky只是笑着拍了拍Sam的背。

“你们俩还想知道什么么?”Steve问道。Rebecca回过神来,她的确有一件想知道的事,但她不确定——

“Papa的胳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父亲愣住了,随后垂下了眼睑,似乎在思考什么。很长的寂静之后,她差点想收回自己的问题时,他开了口。

“一场任务里他受了伤。”Steve哽住了,好像说话要费很大的力气,“为了保护我。”

她不由得屏住呼吸。没人告诉过她这件事,而每当她问起Bucky的金属臂时,他只会摇着头说是任务事故,Tony给他做了个新的。但现在真相摆在了她面前,她却并不惊讶。

他当然是为了保护Steve。在她的记忆里,她的父亲们为对方付出一切几乎是宇宙的法则。他们之间的爱能打败死亡和命运。也许,自从一个世纪前他们在布鲁克林的小巷子里相遇时,他们就注定与世界为敌了。

但此刻年迈的父亲娓娓道来的故事还是令人心碎。

“那是我们加入复仇者之后那年。我们在莫斯科被九头蛇埋伏了。他们先拿下了Natasha和Barton,援兵也无法及时赶来。于是我们被困在一栋高楼的天台,莫斯科漫天大雪,我恍惚间觉得眼前的景象很熟悉,却想不起来为什么。”

她看见他眼里闪烁着的悲伤,皱起了眉头。

“我受了很重的伤。他们将要包围我们的时候,Bucky捡起了我身边的盾牌,挡在我面前。我本想阻止他。那时我心里莫名慌张,因为我忽然意识到,眼前的一切都跟1944年太过相似了。”Steve的声音有些颤抖,“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措手不及,他已经从屋顶上摔了下去,而我没来得及拉住他。”

Rebecca因惊讶而捂住了嘴,Riley也在一旁愣住了。

“但这次我跟着他跳下去了。我那时候在想,如果上天一定要他死,这次我也要和他一起。”Steve低着头,他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像是在忍受难熬的疼痛。在Bucky去世以后,这个表情Rebecca见了太多次。

“截肢手术之后我坐在他的病床边,一个劲儿地责怪自己没有及时阻止他。随后我意识到,他知道。他知道盾牌对他来说太沉重了,他知道那只会是历史重演,但他并不在乎。”

她听见Riley的惊叹声,搭在肩上的手也收紧了几分。Steve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但他没有停下——

“他醒来没多久,我就开始冲他发火。没想到他也生气了,因为他觉得我不应该和他一起跳下去的。整个楼层的医生和护士都来了,想劝我们冷静下来。但我们还在吵,我几乎歇斯底里地问他凭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天哪——他当时脑子迷迷糊糊的,止痛药让他逻辑混乱,但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就闭嘴了——

“他说,‘你就是我的生命’。”闭上眼,Steve叹了口气,“那一刻我想,上帝啊,我今生何德何能?”

 

晚些时候,Rebecca像往常一样给Steve送去一沓白纸和一支笔。她不知道他在写些什么或是画些什么,但她也没有问。

但今天与往常不同。半个小时之后,Steve把她和Riley叫进房间,让他们坐了下来。

“Riley。”他的目光先转向他,“我知道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但记得对Becca好,行吗?让她幸福,因为现在只有你能了。”

“别这么说。”她鼻子一酸,眼前有些模糊。

“Becca。”他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叠信,“记得把这些跟我埋在一起。”

“还没到时候,好吗?”她终于痛哭失声,眼泪不停地划过脸颊,来不及擦。“还没到时候。”

“亲爱的,相信我,我能感觉到。”Steve抬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淡然地笑了。笑容里并无恐惧抑或悲伤,而是单纯的平静。“这次,我不能让他再等了。”


第二天早上,他没有从睡梦中醒来。

 

七个一模一样的信封上没写地址也没封口。深夜,Rebecca抱着膝盖坐在窗边,隐约明白过来它们是为谁而书。

“你应该读读它们。”Riley走到她身边,在她消瘦的肩膀上披上一件外套。“我觉得他是刻意没封口的。他希望你能替他们记住一切。”

他转身离开房间,将决定权留给她。Rebecca最终还是颤抖着打开第一封信。信纸折得很整齐,她父亲的旧式花体字填满了每一页。

 

“我觉得我已经忘记没有你的日子是多么难熬了,Buck。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已经是一个多世纪前了,但其中煎熬还是不亚于当初。自从2010年我找到你时我就知道,就算我们能相携到老,我也必然会再次失去你。

所以当血清开始失效的时候,我如释重负,以为也许这一次我能在你之前离开人世。这听起来很自私,我承认。

不过我很快就改变主意了。记得我们刚刚退休的时候,你回博物馆当管理员,而我又捡起了画笔,时间忽然多到不知道怎么支配。于是我们总会在星期天下午散步到中央公园里,然后并肩坐在长凳上。你在看书而我在画画,日子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美好过。

后来,我们带Becca回家的那天,你抱着她走遍家里的每个角落,向她介绍一切陌生的事物。她在你怀里咯咯笑着,两只小手拍个不停,最后还在你脸颊上亲了一下。我望着你的笑容想,今生还是来世,我都愿意为这一切与天地抗衡。如果我必须忍受不断失去你的痛苦,那我也能接受。”

 

“若是回想起来,我们的人生也真是孤独又怪异。Sam先走的,然后Clint,接着是Natasha。我以为Tony能活得更久一点,不过也许是他太经常熬夜做实验了。Tony走后,Bruce不知道去了哪儿,之后连Thor都不来做客了。本来剩下我们俩相依为命,就像以前那样,可是没多久你也走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死亡的最可怕之处在于人们对于未知的本能恐惧。他们都想知道自己会去哪儿——天堂或地狱,还是夹杂在两者中间的混沌之处。对我来说也差不多,但不完全——我并不在乎终点位于何方,我只在乎你是否也在那里。

但就算你不在也没关系。我相信我们总会找到对方,不管要花多久的时间。

我还没有厌倦你呢,混球,而且我觉得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厌倦你。七十年的时间说短不短,但它也绝对不够长。

永远都不够长。”

 

直到看到最后一封信时,Rebecca才意识到自己在哭。这封信倒是用一段胶带封了口,而她犹豫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把胶带撕下来。她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十岁的某一天,躲在Natasha的衣柜里偷偷试穿她的高跟鞋。但片刻之后她意识到这并不一样。就像Riley说的,不管是什么,如果她不替他们记住,他们的故事就将永远消逝在人世匆忙间了。

 

“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件事——有一次我们在主日学校的时候,修女们在讲罪与来生之间的关系,还读了利未记里的那一段。她们正说着那是罪恶的、错误的,你就猛地站了起来跑出了教堂,而我也跟着你到了路边。我以为你从来没有认真读过圣经,但你忽然念起了撒母耳记上部里的一个故事——

“约拿单与大卫的灵魂深相契合。约拿单爱着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

你转过头看着我,而我却没能明白你真正的意思——或者说,我不敢多想。即使是现在我依然不确定我值得成为你的大卫,但有一件事你的确说对了——

早在我们的生命起始之前,我们的灵魂早已无法分离。我的第一宗罪并非欲望,而是爱情。”

 



“......出生于1918年,Rogers队长事实上已经活过一个多世纪了。但在冰层下的数十载里,他的容颜和身体未曾老去。如今,他是最初的复仇者里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James Buchanan Barnes,他的丈夫,同时也是复仇者的一员,逝世不过三个月。

有趣的是,1943年Rogers注射的超级士兵血清本应该延长他的寿命。然而,最近有消息指出,大约四十年前血清就已经失去了功效。这也从而能够解释Rogers与Barnes为何突然退出了神盾局。在那之后,他们鲜少参与超级士兵的工作。Rogers重拾了二战以前的职业,成为了一名成功的画家。而Barnes则回到了他在加入神盾局之前任职的纽约历史博物馆。不久之后,他们领养了他们的女儿,Rebecca Margaret Rogers。

Rogers小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总统先生曾亲自致电慰问,并提出将她的两位父亲安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但她已经委婉拒绝。

“也许他们曾经是国家英雄,但这与其无关。美国队长没有死,是Steve Rogers离开了人世。而Steve Rogers只想要被安葬在Bucky Barnes身边,在这座他们深爱的城市里长眠。”Rogers小姐解释道,“用他的话来说,他们只是布鲁克林的两个男孩。”

("布鲁克林的两个男孩". 纽约时报. Jul 6 2082. Print.)

 

“我兄约拿单哪,我为你悲伤。

我甚喜悦你、你于我的爱情奇妙非常、胜过女子的爱情。

英雄何竟仆倒、战具何竟灭没。”

圣经·撒母耳记下 1:26-27

 

番外三,完。

全文完。

 

 

  

注释:

解释一下一些夹带的私货,还有一些可能大家比较陌生的内容。

本篇:

Rebecca:名字来源于Bucky的妹妹。中间名Margaret的昵称是Peggy。Rebecca管Steve叫dad,管Bucky叫papa。但是中文不好翻译,留着英文又奇怪,于是我把对话里大多数的“dad”都删掉了。【反正自己的文,任性。

Riley:Sam把自己的儿子命名为当年失去的战友。没详细写Riley的妈妈是谁,怕不小心拆了CP,所以大家脑补就好。

另外我的脑补里Rebecca是大学老师, Riley是医生,俩人都不给神盾工作,平平淡淡的生活也很好。

利未记(Leviticus)里的那一段:指的是里面说同性之间不该发生肉体关系的一段,也是很多人拿来反驳同性恋的“证据”。但后来有研究表明这一段文字可以作其他解释。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大卫和约拿单(David and Jonathan):Seb在列王传里的角色我没记错的话是取于Jonathan。对Jonathan和David之间的感情的直接描写也说明圣经不见得是反对同性之爱的。另外还有David和Goliath的故事。Goliath是David打败的一名战士。David那时还很年轻,而Goliath原本比他强壮得多。在外粉圈子里,Steve经常被比作David,因为他虽然身体瘦弱但灵魂是强大的。Bucky对Steve跟Jonathan对David是一样的,愿意为他做任何牺牲。

私奔到大峡谷:直接套用了我之前写婚姻平权系列的那个脑洞。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求婚的中文lof有,但是婚礼只有AO3英文版。

前文:

史密森尼的保安Stan: 说的当然是Stan Lee老爷子啦。另外致敬一下很喜欢的一篇文“The Smithsonian Guard”。

“不管太阳上发生了什么,地球在八分钟后才会感受到: 这是光速的原因。整个太阳的比喻其实也是在暗指希腊神话里Icarus的故事。

“你不知道我做过多少关于你的梦,不知道梦里若是没有你是多么孤独。”: 这首歌是队2里局长在队长家里藏着的时候放的,之后就是Bucky的出场。这首歌搭配盾冬其实是很有意思的。写于1945年二战胜利后,讲的是战场上的士兵回到爱人身边。之前写过一个关于这个的帖子可以去看看。

兰登书屋的编辑Jesse:致敬我很喜欢的一篇Jewnicorn“The Giraffe Notes”。

Barnes & Noble:这是美国的一家连锁书店。有趣的事情在于,Barnes正好是Bucky的姓,而Noble是伟大、崇高的意思,跟Steve一样。所以在洋妞圈子里这也可以当盾冬的CP名字用。

如果这宇宙中存在任何永恒的法则,那就是James Barnes注定会爱着Steve Rogers致敬一下星际迷航11里被删节的一段剧本:“If there's any true logic to this universe, we'll end up on that bridge again some day.”

 

后记:

关于灵感:算是来源于陈奕迅的1874。听了之后就在想如果Bucky跟Steve没出生在一个年代但一直爱着他会怎么样,然后就想到了转世这个梗。三四天之内赶出来的英文一万四千多词,每天都睡很晚但是不写完就安定不下来。写东西大概就是不疯魔不成活吧。

关于为什么写(zuo)这(da)篇(si):以前只写小甜饼,总觉得自己写感情向的不够格。但这次可能是心里积压了很多对盾冬感情的自我诠释,一下子想表达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表达到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虐到大家了,我自己看起来觉得总体还是治愈向的,而且通篇连贯性还可以。算没辜负自己的时间精力。

生老病死都是躲不开的事情,能一起到老就已经很不容易。对盾冬来说,人生的路可以有很多种走法,每一种也许都有各自的曲折,但终点永远不变,因为他们不管怎么样都会找到对方。在我眼里他们就是爱情的终极定义,写东西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在每一个宇宙,每一场人生里遇见。

如果你读到这里还没抛弃我的话那请接受我一个熊抱~谢谢各位捧场,谢谢大家喜欢。目前手头还有两个盾冬脑洞,都是历史向的。一个是他们一起活过二战,经历美国每个年代的风风雨雨,最终还是在一起。还有一个是短篇集,每个年代写一个不同的AU,悲喜不定。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看。想看请留言,不然我就只写英文发AO3啦。如果翻了中文,可能考虑和1917一起做个本子。会有人要吗QAQ?【可是也没人给我画图

最后求各位GN勾搭,我真的没有我看起来的那么高冷QAQ。


评论(15)
热度(129)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