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Coming Home(1917番外一,Steve视角,甜)

重生/转世梗, HE. 1917正文戳这里

这篇是Steve视角的结局,还带一点后续。这之后还会有一篇稍微短一点的原文删节+后续,Bucky视角。明天跟作者笔记一起po。


番外#1 Coming Home


2012年5月


眼前的一切都让他有些晕眩。他面前样子奇怪的车辆,中城里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还有时代广场上巨大的屏幕——

色彩,光,噪音,人群。

这是纽约,但这不是纽约。

“你在冰下沉睡了将近七十年,队长。”戴着眼罩的男人对他说。

Steve努力试着调整呼吸。但空气太厚重,而他意识到他根本不想呼吸。

他想起了Bucky。Steve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等他,也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回到他身边的方式。

七十年,Steve闭着眼想,上帝啊。

警车的警笛声十分刺耳,四周的人群也渐渐将他包围。那个男人——神盾局的局长,正担心地看着他。

“我只是,”Steve说,迷茫地扫视着四周,好像能够在哪儿找到他似的。“我本来有个约会。”

 

2012年7月2日

 

“在你左边。”

Steve不知道自己从那个黑皮肤的男人身边跑过去多少次了。他坐在公园的长凳上读着书,而每一次Steve跑过,他都会抬起头。

这次他直接把书给合上了。

“老兄,这简直太不公平了。”

Steve停了下来,走到面前,笑着说,“我也没办法。”

长凳上的男人伸出了他的手——

“Sam Wilson。”他自我介绍道。

“Steve Rogers。”Steve出于礼貌地回答,虽然那家伙应该早就认出他来了。

“习惯21世纪的生活了么?”

“呃,未来挺不错的,只是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补补课。你看,我有张清单。”Steve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笔记本,递给Sam。

“苹果,嗯。林肯公园,很重要。星际迷航,更重要了——”Sam一条一条地读了出来,但Steve有些出神。等Sam抬头看他时,Steve正盯着他手边的书发呆。

“啊,这本书你也应该列在单子上。”Sam把它举了起来。那本书看起来有些破旧,好像已经被读过很多次了。而当Steve看到书的标题和作者的名字时,他呆住了。

《直到最后》  J. B. Barnes 著

“队长,你还好吗?”Sam有些担心地看着他。Steve立刻回过神来,但依然注视着书的封面。

“这书讲的是什么?”

“讲的是,呃,现在我想想你倒是不一定会喜欢,因为它讲的是你。但写得真的很美。”Sam随意地翻了翻,“我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大家都以为你早就牺牲了,但这本书里写到有人在北极的冰层里找到你,而血清维持了你的生命。书出版之后立马火了,特别是因为之前你的信——”

信。Steve这才意识到,那些信。

“大家读了之后就想,也许你真的一直在冰层里冬眠呢。后来有人在阿尔卑斯山里找到了你的军牌,于是去北极的人就更多了。Tony Stark还赞助了他们呢。”

“Howard的儿子——”

“没错。”Sam点点头,“一切都挺不可思议的。大家都以为书的作者是个预言帝呢。”

“那个作者——”Steve有些紧张地问道,有瞟了一眼封面上烫银的名字缩写,“他全名叫什么?”

“这说起来就更奇怪了。”Sam笑了起来,“他的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就像——”

“就像Bucky。”Steve顿时有点眩晕。

“他父母当年是漫画的死忠粉还是什么的。”Sam耸耸肩,“我记得他才27岁,严格来说比你还大一岁呢。白天在历史博物馆上班。推特上也有好多粉丝呢。”

“这样,Sam,我能借一下这本书么?过几天就还给你。”

“不用啦,你留着看吧,我都快能倒背如流了。”Sam把书递给他。书是精装版,在他手中沉甸甸的,莫名让人心安。

Sam低头看了看手机,“啊,作者明天要在中城开签售,你可以去见见他。”

“我会考虑的。”Steve点了点头,准备离开,“谢啦,Sam。”

“不用客气。”Sam冲他挥着手,“下次见啦哥们。”

 

“一袭红裙的Peggy Carter是绝世的美人。跟穿着笔挺军装的Steve站在一起时,他们就像一对童话里走出来的人。她就是Steve等了多年的舞伴,她是唯一配得上他的人——

‘但那不对。’他脑海里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吼道,‘本来应该是你。’

Bucky瞥了Carter一眼,又回头看向Steve。他在Steve湛蓝的眼里看见了绝对的爱慕。那是Bucky做梦都想要见到的眼神,只是如今视线的另一端并不是他。嫉妒,比起他挨过的拳头和吃过的子弹,其实还要痛苦得多。甚至在Carter离开以后,Bucky都无法从中脱身。

Steve没有注意到他,而Bucky慢慢开始认为,他永远不会再注意他了。

 (Barnes, J. B. 直到最后. 兰登书屋. 纽约. 2010. Print)

 

将近午夜时,Steve才看完那本书。他平时的阅读速度比这快很多,但这本书让他不由得慢了下来。

一切都说不通。

他想不明白,那位作者究竟是如何做到能如此精确地描绘他的人生:大萧条,纽约的寒冬,他的哮喘,战争——还有那列火车。这本书几乎不是虚构小说,而像直接是从Steve的记忆偷出来的。与他一起分享了那些记忆的人只有一个——

但那不可能。

故事的后半部分则让他心碎不已。他第一次庆幸Bucky真的已经离开了人世,而没有经历书里描写的长达数十载的折磨与挣扎。读着书里的内容,他无法克制汹涌而来的悲伤。书里的Bucky孤单地度过那些漫长的岁月,没有人在身边保护他爱惜他——只是想想都让Steve心如刀割。

圆满的结局本应该纾解他的心情,但Steve只是更加难过了。

因为那是一个他自己永远得不到的结局。

Bucky未曾那样爱他。Bucky对他的爱仅限于朋友、兄弟之间,而绝非恋人。血清之后,所有人都对他另眼相看,但Bucky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那曾让Steve感觉十分挫败,好像自己还是那个五尺高的瘦弱男孩,在一套新制服里假扮英雄。于是他就那样默默地站在Bucky身边,爱着他,等着他,直到所有希望都消失殆尽。

Steve想去对那位作者说声谢谢,谢谢他让世界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他在他的新手机的网页里输入‘J. B. Barnes’,第一个跳出来的结果是他的维基百科。

James Buchanan “Bucky”Barnes

美国作家,1985年3月10日出生于布鲁克林,纽约

旁边的照片还在缓慢地加载。而当画面终于显示出来的时候,Steve差点失手摔了手机。

那一瞬间他开始相信奇迹。

 

2012年7月3日


那个男人,不,应该说是Bucky,正在签最后的几本书。Steve在一个角落望着他,而Bucky没有注意。但当最后一个女孩离开时,他起身开始收拾书和钢笔,终于还是看见了他。

Bucky直直地盯着他发愣,眼里闪过一瞬的惊讶。Steve觉得眼里有泪水像要夺眶而出,因为他做梦都不敢想到会有今天——

Bucky一动不动,似乎并不打算向他走过来。他因为惊讶仿佛被钉在了原地,嘴唇微张,双眼瞪大像是一只受惊的鹿。于是Steve向他走去,试图努力稳住步伐以免摔倒。

“我并非出生在1917年。”他走到Bucky面前时听见他说,“但我是你在找的人。”

“我知道。”他回答。

他的确知道。Steve不需要任何证明就能知道他是Bucky。事实上,他甚至不需要看到他的长相。因为无论是天涯海角,无论是天堂、地狱、还是人间,在生命之初或是时间尽头,Steve都会认出Bucky。

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找到他了。终于。

那一瞬间,Steve以为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事能让他如此感激生命。但他错了——下一刻,Bucky牵起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像他们以前那样。

“我爱你,Stevie。”他轻声说道。Steve忽然忘了该怎么呼吸,因为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但Bucky没有停下,他的眼神坚定不移——

“爱到能为你起死回生。”

 

2012年7月4日

 

那天早上Steve醒来的时候,Bucky并不在他身边。

惊慌来得迅速而猛烈。他的胸腔激烈地起伏,肺似乎也停止了工作。他几乎以为是他的哮喘病发作了,像七十年前一样。

难道那一切都是梦?

片刻过后,Steve才意识到他躺在别人的床上。环顾四周,这是Bucky的公寓,而他的书、电脑、还有咖啡杯还在床头柜上好端端地摆着。他渐渐平静下来时,卧室的门开了。

“嘿,你醒了。”Bucky向他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他手里拿着钥匙,一袋面包,还有一个包裹,说话的声音像蜜糖一样粘稠。但看见Steve脸上的表情时他皱起了眉头。而Steve伸出双臂抱紧他时,他只是无言地回抱。

“我——”Steve有些哽咽,“我以为——”

“你以为那不是真的。”Bucky替他说完了那句话,因为他一直都能够这么做。片刻后他偏过头,吻了吻Steve的太阳穴,右手理了理他乱糟糟的金发。“别犯傻。”

似乎过了很久,Bucky才放开Steve,回头拿过床上的那个包裹,撕开了包装。

“我动用了点人脉才拿到这玩意儿。”他把一个小物件从袋子里掏出来,放在了Steve的掌心。“生日快乐。”

那是他的军牌。

“我——你是怎么——?”

“一个登山队在阿尔卑斯山里找到的。你知道,我摔下去的时候还挂在我脖子上的。”Bucky笑得有些得意,“我在史密森尼有个朋友。她大概,呃,在收到捐赠的时候把它给偷出来了。”

“哇。我得见见她。”

“操,你们俩肯定合得来。两个捣蛋鬼。”Bucky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不管怎么说,现在算是物归原主了。”

“事实上,你应该留着。”Steve摇头。他拽了拽衣领,掏出一条相似的链子,“因为我更想留着你的。”

“你居然还有这个?!”

“当然。我被冰冻的时候也就一直戴着。”Steve摆弄着已经有些压痕的军牌,笑容渐渐扩大,“我觉得是它救了我。”

“还是那么无可救药地浪漫,Rogers。”

Steve把手中自己的那条链子套在Bucky脖子上。挂坠正好落在Bucky心口,属于它们的地方。

“只为了你,Barnes。”

当Bucky倾身吻他时,Steve仿佛在唇齿间尝到了天堂。他此生想要、需要的一切,现在就在他眼前。

他忽然想起多年以前,他在给Bucky的最后一封信里写下的话。而他现在想大声告诉全世界——

他回家了。


 

“这样,直到最后审判把你唤醒。

  你长在诗里和情人眼里辉映。”

-莎士比亚 十四行诗第15首


番外一,完。

评论(6)
热度(126)
  1. wolfsongs_sss青葵 转载了此文字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