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芽詹】五次巴基错过了史蒂夫的生日

治愈向小甜饼,5+1,HE

英文版在AO3 


第一次是他们年幼的时候。

史蒂夫的妈妈做了他最喜欢的覆盆子巧克力蛋糕,当时家里的奢侈品。奶油、糖和巧克力混合的美好香味飘散在整间公寓里。

不过他还是开心不起来,因为巴基病了。

在他的记忆里,巴基从来不生病。史蒂夫永远都是那个要卧床养病的,而巴基每隔几个小时就过来看看他,不管史蒂夫的妈妈怎么劝他别担心。这个月似乎是附近的流感高峰。巴基被传染了而史蒂夫却意外地没有。

所以巴基的妈妈说什么也不肯让史蒂夫进屋,虽说今天是他生日。

特别是今天是他生日。“谁都不该生日那天生病,史蒂微亲爱的。”她说。

巴基好像也这么想。

他坐在沙发上郁闷了一下午,他妈妈忙着往蛋糕上抹糖霜和覆盆子果酱,没时间去安慰她倔强的儿子。她叹了口气也就随他去一个人生闷气了。她知道,如果巴基不出现,就算是蛋糕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有人敲门。

Steve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向门的方向冲去,眼里闪着惊喜和激动的光。那可能是他有史以来跑步最快的一次。

当他发现门外没人的时候,那光芒消失了。低下头,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包在旧报纸里的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本崭新的素描本,就是每次他们路过美术用品店的橱窗时史蒂夫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的那本,包裹里的一张纸上潦草地写着:

这样下次我们路过那家店的时候你能专心听我说话而不是一个劲儿盯着这玩意儿看了。生日快乐,傻瓜,记得给我留点蛋糕!

史蒂夫大声地笑了起来。

晚些时候,巴基在床上听见他窗外树丛里传出沙沙的声音。当他走到窗前往外看的时候,窗台上赫然是一块盛在白瓷盘里的覆盆子巧克力蛋糕。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十岁。他的生日过得还不差。

 

第二次是巴基忘了。

他前一晚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她答应跟他一起去看电影。

史蒂夫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最好的哥们完全忘记他的生日,兴奋地为约会穿衣打扮。巴基出门的时候他勉强地对他笑了笑。小小的一间公寓突然显得空荡荡的。

母亲去世之后,史蒂夫没时间给自己做蛋糕。他倒是从附近的烘焙店给自己买了个巧克力纸杯蛋糕,点上了一根蜡烛。 

他没许愿就把蜡烛吹灭了。

他吃着蛋糕继续手上的素描。画里是他的母亲,站在那间小小的厨房里,搅拌着盛在大碗里的面糊。巴基站在厨房外,不耐烦地等待着还没做好的蛋糕。

那是张完美的素描。

电影看了一半巴基就回来了,冲上楼梯打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在自言自语地咒骂着什么。史蒂夫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但他迷迷糊糊地意识到巴基回来了。素描本被从他手里小心翼翼地抽走,身上还被盖上了厚厚的毯子。他隐约听到他低声在他耳边说对不起。

当感受到另一副温暖、柔软的唇瓣试探性地覆在他的嘴唇上时,史蒂夫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十八岁。巴基·巴恩斯忘记了他的生日,但他及时地弥补了。

  


后来那一次不是任何人的错。

战争打响之后,任何事情似乎都无法比它要重要。

他撑过了血清试验。如今那个每天站在镜子里的人对史蒂夫来说太过陌生。但他是美利坚的吉祥物,他能对谁坦白这样的想法?

而巴基在世界的另一头,一个布满铁丝网,布满危险的地方。他们之间的书信来往,泛黄的信纸上满是互相安慰和鼓励的话语。史蒂夫试图告诉自己这样就足够了。

但当他深夜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思念的洪流似乎要把他逼疯。他渴望触摸,亲吻,拥抱,或者任何一种能陪他熬过这些冰冷夜晚的真实触感。他拿起他们在科尼岛拍的照片,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上的他们,好像这样那些旧时光就能成为现在。

午夜钟声敲响的时候,他把照片塞在了枕头底下。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二十一岁。那天晚上,他梦见巴基·巴恩斯回到了他身旁。

 

 

第四次的时候,他的情感早已被麻痹,似乎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痛苦。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拒绝接受巴基死亡的事实。他对待任务的态度突然变成了几乎自杀式的冲动。

在这特别的一天,他无法再假装下去。

这些年来,特别是他的母亲死了之后,他的生日总有巴基陪伴。虽然生日似乎是士兵不应该再在意的小事。而且史蒂夫确实不在意,他花了太多时间与死亡对抗,从而几乎记不清自己多大了,他还是想念空气中巧克力的香味和耳边巴基的笑声。

他最好的朋友,他的同袍兄弟,他的爱人笑声,如今史蒂夫再也听不到了。

他想也许血清改变了他的记忆。过去瘦小的史蒂夫·罗杰斯和他的人生,如今在他的脑海里,似乎被一层迷雾覆盖着。他越是想抓住这些记忆,研究它们,复习它们,不顾一切阻止过去随着时间烟消云散,这些记忆越是像被攥在拳头里的砂砾,不可避免地散落一地。他害怕有那么一天,他会遗忘巴基声音里的顽皮和爱意,他甜蜜却致命的双唇,他看着史蒂夫的眼神,好像全世界再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的。他害怕有那么一天,他脑海里所剩的只有那近在咫尺的指尖,那白雪覆盖的死亡之谷,和那无法停止的列车发出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无尽纠缠。

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了他心脏的最深处。他几乎可以听到血液四溅的声音,那脆弱的器官苟延残喘地再跳动了一次。可他感觉不到疼痛。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二十三岁。他看了看佩吉和霍华德买给他的蛋糕,却碰都没碰。



第五次他不是一个人。

他身边是一群和他一样非同寻常的人。他们乐此不疲地嘲笑着他的真实年龄。

他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里醒来。这个世界依然危险重重,但终究还是比从前更好。

他生日那天,娜塔莎和托尼把他拉进了一家酒吧。尼克和索尔似乎也不介意参加。克林特和布鲁斯则兴高采烈地接受了邀请。托尼推荐了一堆尝起来糟糕透顶的鸡尾酒。酒保在被克林特的眼神吓到后终于停止和娜塔莎调情。酒吧里的年轻姑娘们的目光大多停留在了史蒂夫身上,让他觉得有些不舒坦。

身边有这些人并不是件坏事。他们甚至让史蒂夫想起了咆哮突击队。

但他总觉得少了一部分。

而且他知道那一部分从来都是巴基。七十年之后,那些痛苦的情感依然强烈得像一切只是昨天。看见一对同性恋人在酒吧里亲吻,他们的朋友在周围起哄欢笑,史蒂夫不由得想,如果巴基现在他身边,他们可以多么幸福。

那想法如同在他心脏上猛烈一击。

聚会结束之后他去了博物馆,并不算醉但却无法平静。他站在放着纪录片的大屏幕前,屏息看着那些被镜头捕捉的亲密瞬间。史蒂夫再次想起当年他们多么深爱对方,那些最艰难的时光是如何被身边人的欢笑瓦解。他认出巴基眼里闪着的光。在那些勇气难寻,希望微乎其微的时刻里,那光芒诉说着无比的忠诚和坚定。

史蒂夫把棒球帽重新扣在头上,转身离开。他不敢让世界看见他眼里的泪水。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九十四岁。他想念巴基·巴恩斯,每时每刻。

 

“巴基?”史蒂夫打开公寓的门时闻到了糊味。他脱下外套就往厨房走。“你在做什么?”

巴基还穿着条纹睡衣和棕色拖鞋。他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凌乱的马尾,他的铁臂被掩盖在长袖下。他用这只手稳住不锈钢盆,另一只手握着打蛋器,飞快地搅打着什么。一切显得自然多了,现在巴基终于开始学着把他的铁臂当做自己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件致命的武器。

史蒂夫从心底觉得温暖又幸福。 

他从天空母舰掉下进波多马克河的那天,是巴基把他拉了上来。等他终于从医院回到自己的公寓,巴基正捧着一杯牛奶坐在他的沙发上。

那一刻史蒂夫感叹自己何德何能,值得上帝对他这般怜悯。

最近两个月,巴基开始记起过去,虽然都是零星的碎片。Steve相信顺其自然,坚决不愿意逼他想起什么,哪怕这意味着巴基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

巴基转过来的时候,史蒂夫没想到他会看见满脸的面粉、黄油和可可粉。

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巴基看起来有些尴尬,随即瞪了史蒂夫一眼,转过身去继续搅拌起来。

史蒂夫清清嗓子,忍住笑意,慢慢靠近他。“你是想做什么?”

他指了指桌子上已经被面粉覆盖的平板电脑。屏幕上是一道菜谱。

覆盆子巧克力蛋糕。

他的心跳忽然加速,砰砰的声音忽然被放大了好多倍。

桌子上是一堆配料:一盒覆盆子,一袋面粉,一些鸡蛋还有可可粉。旁边还有两个之前的失败品,一个烤焦了,一个似乎很干。巴基手中碗里的东西大概是为了第三个准备的。

“你怎么想起来做蛋糕?”

史蒂夫试图控制自己心里的激动,担心吓到他。

巴基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放下打蛋器,转过身,歪了歪脑袋看向他。

“今天是你生日啊,傻小子。”

好像那是理所应当的回答。

“你……想起来了吗?”

片刻之后巴基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眨眨眼,试图回想这些记忆回到他脑海里的准确时刻,而迎接他的是更多的画面。

他看见十岁的自己躺在床上,吃着一块巧克力蛋糕,脸上是心满意足的笑容。他看见几年后的自己,飞奔上几级台阶,把毯子盖在史蒂夫身上,一个劲儿地道歉。

他看见自己渐渐靠近史蒂夫,亲吻他。

他看见自己,身处在黑暗孤单的战壕里,在一封信的结尾署名:

“永远属于你,

              巴基”

回忆消失的时候,他抬头对上史蒂夫期盼的眼神。

“我想起了我们。”

那瞬间史蒂夫看见巴基眼里与当年同样的光芒,就算已经丢失了七十年。

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巴基已经被他拥在怀里,他的唇贴上他的,补偿那个迟到了太久的吻。巴基僵了一秒,有些惊讶又有些手足无措,但在片刻之后旧时的直觉指引他把手放在史蒂夫的后颈上,回吻他,坚定又自信。在痛苦,死亡和混沌都成为过去之后,那些被他遗忘的感情似乎终于回到了他的灵魂里。

七十年之后,亲吻巴基的感觉依然如此完美,直抵灵魂的震撼让史蒂夫这才意识自己比想象的还要思念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分开。史蒂夫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巴基就迅速把手上的发泡奶油抹在了爱人帅气的脸上。

他们一起笑得像他们还是十六岁一样。

那年史蒂夫·罗杰斯九十六岁。巴基·巴恩斯回到了他的生命里,此生别无他求。

Fin.

评论(3)
热度(69)
  1. 围观群众青葵 转载了此文字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