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德哈/亚梅】青年巫师的画像 - 3

[1] [2]

HP x BBC Merlin Crossover,AO3戳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发的那篇我在tag里看不见,干脆重新发一遍。


当他收拾好东西向梅林道晚安的时候,德拉科还没能完全从这场长谈中回过神来。他甚至不是很确定哪件事是最让他感到震撼的,究竟是梅林被历史扭曲得面目全非的故事,他对亚瑟不顾一切的忠诚,还是如今终于明了的这间密室的来历。但他很清楚,这其中最重要的话梅林并未说出口。斯莱特林们向来不轻易冒险,更不用说为谁付出生命。所以对梅林来说,亚瑟必定比一切都要重要。

这么说来,反观他自己,哈利·波特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

德拉科向大门的方向走去时才陡然想起,波特可能还在外面。他没来得及考虑自己为数不多的选择,因为在他推开门的瞬间,他便看到了靠着墙坐在地上的那个身影。男孩被门推开时尖锐的嘎吱声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迅速站了起来,在看清来人时才放松了一点。

“嘿。”他冲他有些尴尬地问好,那双绿眼睛在他们两人魔杖尖散发出的银光里微微闪烁着。德拉科愣了片刻才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少了些什么。

噢,是他的隐形斗篷。他压根就没有带来。

波特的目光似乎在躲闪着什么,他紧握着魔杖的手极轻微地颤抖着,出卖了他难以掩盖的紧张。

紧张?德拉科惊讶于自己的结论。救世主先生居然会紧张。真是难以置信。

他们一起往回走,一路小心翼翼沉默着,唯独能听见单调的脚步声在黑暗空荡的走廊里回响着。终于,波特跟随在他后面钻进了画像后的入口。而正当他要径直向螺旋楼梯走去时,波特的声音有些突兀地在他身后响起,像是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

“你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转过身来,德拉科才注意到波特正站在几米之外,避开了与他对视,很刻意地盯着脚尖,眼神倔强得几乎能在羊毛地毯里钻一个洞。他很快便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但偏是想要强装一头雾水的样子,于是摆出往常那副嫌恶的嘴脸,暗自祈祷面前的人在微暗的火光里无法看穿。

“我可不是摄念师,波特。”

“噢得了吧,马尔福。”波特抬起头来冲他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认为我跟踪你是因为怀疑你不安好心。”

“难道不是么?”他反问道,然后在听见自己颤抖的尾音时突然不知所措起来,生怕暴露了过多的在意。这甚至不是个问题,德拉科暗自嘲笑自己的愚蠢。他不过是因为被戳穿了而说谎罢了。

“不。”波特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朝他走了过来。他的视线里充满了坚定和真诚,让德拉科莫名地愤怒却又克制不住期盼。他想后退,但他的四肢似乎已经决定不再听他使唤。

问他吧,德拉科想,像梅林说的那样。反正他们之间已经不会有更坏的结局了。

“那是什么,能劳驾伟大的救世主亲自来跟踪我?”

黑发男孩闻言忽然噤声,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又合上了。从局促的表情历能看出他正在试图寻找一个合理的答案,却没能成功。那瞬间德拉科前一秒还在飘在云端的心重重落下,那感觉真实得像是切身的疼痛。他嘲讽又失望地摇了摇头,暗暗诅咒自己愚蠢可笑的心思。

“还说不是怀疑。你说起谎来真糟糕,波特。”德拉科闭上眼,感到有些疲倦。“我在修复那间房间,有问题吗?”

但是与德拉科的预期不同的是,波特脸上并没有惊讶或不可置信,而更像是松了口气。

“那,那不错。好极了,事实上。”

“啊?”德拉科一头雾水地眨了眨眼。

“我只是——”他停顿了片刻,有些挫败地抬手扯了扯本就凌乱的头发,看上去已经在后悔自己即将要说的话,但又忍不住要说下去。

“我只是有点担心,行了么?”那人气冲冲地脱口而出,而德拉科在迷茫和震惊中眉头紧锁。

“你说什么?”他居然——

“你听见了。”波特咬着牙,咕囔着回答。德拉科望着他因消瘦而分明的下颌轮廓,想要伸手触摸,又想给他一拳。

“呃,那就这样。”那双绿眼睛躲闪着就是不肯看他,“晚安,马尔福。”

他还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波特就疾步从他身边擦过,几乎是跑上了台阶,然后飞速躲进了房间里,重重甩上了门,动作一气呵成。德拉科背倚着墙,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混乱脑海里各种声音都猖獗了起来。

梅林在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件事。

他们在礼堂擦肩而过,在各自学院的长桌坐下,偶然视线相对又匆忙地躲开。他们在公共休息室遇上,波特蜷缩在壁炉边的红色扶手椅上独自写着论文,大约是在给他的死党独处的时间,德拉科也装作没看到。他们一反往常地上了一节平静的魔药课,德拉科沉默地捣着研钵里的干萹蓄草,波特也安分地搅拌着坩埚里咕噜咕噜冒着泡的紫色液体。他们之间的空气里时刻弥漫着紧张,他们却固执的装作不以为意。

但他们也在不知不觉间达成了某种共识。波特并没有放弃跟踪他,他也懒得追问,因为的确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好在波特只是停留在门外,从不询问修复的进展,也似乎没有想要进来看看的打算。他每次都和德拉科一起走回寝室,路上礼貌地闲谈几句,然后跟他道晚安。波特似乎是在等他发起真正的交谈,但德拉科不知该从何谈起,毕竟这是他们七年来第一次能够和睦相处。这感觉陌生得恰到好处,不免让他思考也许他们早该迈出这一步。

与此同时,德拉科注意到波特似乎总能掌握他的行踪,并且似乎也和他一样失眠。他若是去求必应屋波特一定在,但如果他深夜独自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也总能隔着墙清晰地听见救世主的收音机里播放的麻瓜摇滚乐。

“喂,波特。你怎么总是大半夜不睡觉?”有一天他终于问他。

“睡不着。”黑发男孩回答,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噩梦。”

所以他们总归还是有共同点的,德拉科不由地想。

“那你呢?”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也是因为噩梦睡不着么?“

“不,是因为某些人糟糕透顶的音乐品味。”他翻了个白眼,拖沓着嘲讽道,“我说,如果你不打算把调小音量,好歹换一个好点的台。”

没想到,波特竟然噗地一声笑了起来,那让德拉科也不由地弯起嘴角。

“嘿,我的音乐品味没有任何问题。”黑发男孩抬起胳膊肘推了他一把,动作自然得仿佛他们多年以来一直就这样嬉笑打闹。恍然间他意识到,不过两年前,这样的场景下他们大概应该在互相挑衅甚至大打出手了。

所以他们现在算什么?难道是,德拉科甚至不敢想下去——朋友么?

“好吧,我承认这电台是不怎么样。”救世主先生似乎没有注意到德拉科片刻的发呆,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但这里也没有多少选择。”

“那是因为你不会找,蠢货。”他漫不经心地撇了撇嘴,依然沉浸在混乱的思绪里。“你得绕过一些屏障。”

“这样啊。”对方的眼睛里闪过转瞬即逝的惊讶,大概是没有料到他会知道这些。“我改天,呃,问问赫敏。”

他看起来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改变了主意,别过头去。

提起格兰杰把德拉科狠狠拉回了现实里。他们拐了个弯,走廊尽头画像入口边悬挂的油灯映入眼帘,温暖的光线让四周渐渐明亮起来。想到好不容易开始的交谈这就要匆匆结束,德拉科抑制不住油然而生的失落。这时,一个反常的冲动想法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而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便脱口而出。

“我可以帮忙。我是说,如果你想的话。”

他的声音在发抖,也可能听起来有些过于急切。惊慌让德拉科有些晕眩,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他鼓起了所有勇气(如果他真的有勇气这种东西的话),抬起头来看向身边的黑发男孩,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嘲讽或不可置信。

但救世之星正咧着嘴冲他笑,眼睛忽闪忽闪地。

“那听起来好极了。”

 


午夜,他盘腿坐在哈利·波特的床上,鼓捣着收音机上的几个旋钮。床的主人坐在他身旁嚼着一根甘草棒,双脚悬在床边晃着。

萨拉查啊,这可真不可思议。

“马尔福。”他打开收音机背后的盖子,露出里面的组件和电线,这时波特推了推他。“你不会把它弄坏吧?”

“当然不会,蠢货。” 

“你什么时候开始听广播了?”他说着靠近了些,好奇地看着收音机内部的组件。他身上的温度和隐约的甘草味让德拉科一时间有些分心,差点捏断一根金属丝。

“我母亲以前总听。”他含糊地答道,“她其实很喜欢塞蒂娜·沃贝克,虽说她不承认。”

“但我想她不需要为了听那些而改造收音机,所以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好吧,也许波特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蠢。

“战争期间,我——”德拉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叹了口气,“我必须保证他们不能发现我在听什么。”

“噢。”那人差异地挑了挑眉,接着问道。“那你听了些什么?”

望着波特脸上的小心翼翼,德拉科想他大概是已经猜出了答案。当然,他可以说谎,不过现在看来那并没有什么意义。再者,他们之间已经有足够多的谎言了。

“李·乔丹创办的那个地下电台。”

“波特瞭望站。”他轻声接了话,而德拉科不敢猜测此刻他正在想什么。“为什么?”

“那是人员伤亡的唯一消息来源。而且——” 

说到这德拉科不免还是哽住了。不要说下去,他脑海里的声音冲他尖叫着。这不能改变你所做过的。

他抬头对上那双绿眼睛里带着鼓励的目光。黑发男孩脸上是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的柔和表情,里面夹杂着类似期望的东西。

“而且只有那里可能有关于你的线索。我想如果我能提前知道,也许我能——” 他急忙避开他的视线,想着撒谎本来可以比这简单一万倍,“帮上忙。”

“当然,最后事与愿违。”沉默片刻后德拉科有些无力地补充道,脑海里闪过那漫长的一年间重复过无数次的画面:他的家被黑暗占据,到处都充斥着血的铁锈气味,他抱着从母亲那儿偷来的收音机,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在深夜里试图说服自己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绿色灼烧一般滚烫。

“总之,”德拉科勉强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黑色小盒子上,心不在焉地把衬衣袖子卷到了胳膊肘。“就快好了。”

等等。

当他手忙脚乱地想要拉下左边袖子时已经来不及了。波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左小臂,上面残留的黑魔标记,还有新增的、一道道细长的伤疤。

该死的。



Tbc.


评论(4)
热度(111)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