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誓言 (队长生贺,小甜饼一发完)

概要:Steve和Bucky结婚了,但不是按计划中的那样。

终于把这篇旧文翻中文了。续很久以前的这个平权法案小甜饼1917番外提到过的情节。本来是想写个刀子的最后没忍心,队长生日快乐。


Steve完全不明白为什么Pepper最终还是把婚礼的策划交给了Tony。他们起初并不想做得太夸张, 但一旦Tony Stark参与任何事,不夸张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出所料的是,Tony订了华尔道夫的宴会厅,请了顶级的厨师,进口了法国的红酒,俄罗斯的伏特加还有古巴的雪茄(Steve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合法的),并邀请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明星、政治家甚至总统一家人。但遗憾的是,第一家庭没法参加,因为婚礼的日子是7月4号。

是的,Tony Stark把美国队长的婚礼定在了独立日。

 

Steve坚决抗议,打电话给每个复仇者并让他们帮忙阻止Tony,但这全都失败了。第二天,他和Bucky与Sam一起吃午餐时,Sam说:“就让他折腾吧,Cap。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那是他证明他在乎你们的方式。”

Steve看着Bucky,而Bucky只是耸了耸肩。“我不在意啊,”他说,“只要跟我结婚的是你就行了。”他握住Steve的手,Steve转而微笑了起来。

Sam今天也觉得自己交友不慎。

 

但是那之后的几天,一切变得越来越疯狂。

天知道在一周之内策划任何一场婚礼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更别说一场如此铺张的婚礼。Pepper带他们去看各种样品:花、餐巾、桌布和装饰(Steve还得在象牙白和纯白色之间选择,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Natasha带他们去见了Tony的设计师们,给他们测量尺寸定做礼服(Bucky穿三件套西装的样子真的很迷人)。随后Sam又带着他们去了珠宝店,测量了手指尺寸以便定做戒指(Steve自己设计的,Bruce还给了他一些技术性的建议,以保证戒指不从Bucky的金属手上滑落)。

 

如果这些琐事还勉强可以接受,其他的实在让Steve头疼——他和Bucky必须亲自在每一张请柬上签名,记住每一个重要人物的名字,并时不时参加新闻发布会。每当有记者指责Bucky黑暗的过去,Bucky也只是礼貌地笑笑并敷衍着。但Steve知道,他的毅力终将土崩瓦解。

然而因为Steve Rogers永远愿意为Bucky Barnes赴汤蹈火,他每次都会握住他的左手,站在他身前为他挡下无礼的问题。之后的夜晚,他则会抱紧他不放手。

他们并没有婚前焦虑症。他们不需要一场仪式来证明他们对彼此的忠诚,也不需要语言来诠释他们对彼此的眷恋。在Steve的眼里,如果死亡无法将他们分开,那就再没有什么能考验他们。但不知为何,誓言和戒指似乎能让他们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而那正是Steve想要的。

 

 

7月3号,事情开始失去控制了。

Natasha和Clint一大早闯进了他们的公寓。Natasha不留情地把Steve从床上拽了起来,而Clint则小心翼翼地推了推Bucky的肩膀试图叫醒他(他大概还是有点害怕冬兵先生的起床气)。

“别以为我不会把你杀了,Barton。”Bucky恶狠狠地恐吓到。果然,Clint怯怯地缩了缩肩膀。

“到底发生了什么?”Steve打了个哈欠,双手揉着眼睛有些困惑。

“老兄,你们得开始为你们的单身派对做准备啊。”

“你们各自的派对。”Nat纠正道。

“哦对对对,两个派对,必须得分开来办,因为你们今晚不能见对方。”

“什么?不能见对方是什么意思?”这下Steve算是清醒了。

“我们会在大厦里给你们准备两个房间的,别担心。但你知道,传统就是传统,所以赶紧开始收东西吧。”

“等等,你是说我们得分开睡?但是Bucky……”

Bucky把手搭在Steve的肩膀上,Steve顿时闭上了嘴。

Natasha和Clint疑惑地看着他们。

“没什么,谢谢伙计们。我们收收东西吧,Stevie。”Bucky笑得很勉强,而Steve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于是他并没有说实话。他并没有告诉Natasha一旦他不在身边Bucky就会做恶梦,而他也会在夜半时分惊醒,以为Bucky还长眠于深谷,而冬兵不过只是场梦境。

他并没有说。

  

派对一开始并不算糟糕。

Tony,Clint,Maria,Pepper,Pietro和Wanda都在Bucky那边,这几个人的组合就是免不了要玩脱。Steve这边则只有Sam, Natasha,Bruce,以及一声招呼也没打就突然出现的Thor。谢天谢地,Natasha没有真的给他们雇脱衣女郎,Thor还带了上等的阿斯加德红酒,让Steve自1943年后破天荒地喝到有些微醺。

“恭喜你,吾友。”Thor大大咧咧地拍了拍Steve的背。“从来没想过居然能看见你找到托付终生的人,但我相信Barnes先生会是最好的伴侣。这么说来,为什么Barnes先生不在?”

“我们地球上有个传统,Thor。”Bruce解释道,“要结婚的两个人婚礼前一晚不能见对方。”

“这是为何?”Thor皱了皱眉。

“不然的话会有霉运。”Pietro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从桌子上抓起一瓶红酒,在眨眼间又消失了。

“啊,真是奇怪的中庭习俗。”金发的神若有所思地说,“这么说来我也能理解,毕竟两个人走到一起十分不容易,任何不好的运气都应该尽量避免才是。”

“队长和Barnes可是花了七十年呢。我是不了解阿斯加德,但七十年在地球上可是该死地漫长啊。”Natasha叹了口气。

“那我们敬队长和Barnes一杯。”Same笑了起来,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不,是Steve和Bucky。”Natasha了然地瞥了Steve一眼,Steve报以一个真心的微笑。

喝下杯中的红酒时Steve想,的确,Bucky一直都比较相信命运那码事,而且他们之前的霉运已经够多的了。但此时此刻的他却无法在意这些琐事。他从早上开始就没有见过Bucky了,而自从Bucky回来之后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这么久。

Natasha和Sam没过多久便喝了个烂醉,开始教索尔讲中庭的黄色笑话。Bruce不喝酒,为了保证‘那个家伙’明天不出点什么岔子,也告辞回了大厦休息。见状,Steve忍不住掏出了手机。

 

 “嘿。”Bucky几乎是立刻就接了电话。他听起来也有点醉了,背景里聒噪的音乐声和人群的嘈杂渐渐远去。

“嘿。”Steve不自觉地勾起嘴角,“你的派对怎么样?”

“Stark的确很会开派对。”Bucky叹了口气,“但我不是很有兴致。”

“噢?为什么不?我一直以为你很喜欢派对的。”

“你知道单身派对的目的是和你的自由告别吧?”Bucky轻笑出声,“我就要和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结婚了。我不需要什么见鬼的自由。”

“我也不需要。”Steve满足地叹道。“你想不想过来?我们在Nat……”

“……经常带我们去的那个酒吧。我就在外面。”

 

“我在这儿。”Steve笑得很灿烂,一只手把Bucky揽进怀里。纽约夏日轻柔的暖风从他们身边拂过,那让他感觉像终于回了家。

“上帝啊,Rogers。我不过十二个小时不在,你怎么就看起来痛不欲生了?”Bucky调笑道,“没有我不能活还是怎么的?“

“唔,可能吧。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要跟你结婚啊。”

他们就那样安静地拥抱了一会儿,Steve聆听着耳边平稳的呼吸许久,有些艰难地开口。

“我刚才在想……”他顿了顿,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下去。“你想不想离开这儿?”

“怎么了,你想回家?”

“不是,我是说,去个别的地方。我们可以租辆车自驾游,去看看大峡谷什么的,像我们之前一直说的那样。”

“你是说,我们私奔?”Bucky稍微拉开了他们的距离,有些惊讶地看着抬头望向Steve。“认真的吗?”

“算了。”Steve摇了摇头,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知道这很蠢,当我没说吧。他们在婚礼上花了这么多心思又请了那么多人,这样很不礼貌……”

“好啊,我们走吧。”

“等等,什么?”

“我们私奔吧。”Bucky注视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闪着的光,比曼哈顿夜晚的灯火绚丽。

“不是开玩笑?”

“不是,傻瓜。我们去看大峡谷吧。”他的未婚夫笑了出声,“你要是早点提我们就不用忍受这么多折磨了。说真的,象牙白桌布和纯白桌布到底有什么差别?”

 

因为到最后这与政治、名声甚至同性恋权益都无关。婚姻明明只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而这就是为什么Steve从一开始就对这盛大的安排有些莫名地反感。

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他只是美国队长。但美国队长不是要结婚的那个,Steve Rogers才是。

平日里他也许会在责任和忠诚面前感到压力从而妥协,但今天他绝对不会。时至今日,全世界都应该明白了,在任何有关Bucky Barnes的事情上,Steve Rogers从不妥协。

所以当Sam和Natasha都倒在吧台上睡得七仰八叉,Thor也不见了踪影时,Steve从Sam的背包里拿走了戒指盒。他联络了Jarvis,请他取消明天所有的预定场地,并给Tony留了一条语音消息,因为他毕竟还是对自己的冲动任性感到十分歉疚。令他惊讶又欣慰的是,Jarvis没有问为什么。

Steve带走了他的盾,Bucky装上了他最喜欢的步枪。他们没有刻意回避武器,因为战斗是他们人生的无法否认也无法抹去的一部分。但Steve把自己的素描本和碳素笔也塞进了背包里,Bucky还带上了他的宝丽来相机——他不喜欢用储存卡的数码相机,因为里面的内容都太容易被删除了。

他们背对着清晨的微光一路向西开去。租来的敞篷车有些老旧,但那大概也是Steve挑中了它的原因。夏日的暖风吹乱了Bucky刚刚剪短的头发,收音机里的英音男声温柔地吟唱着,明快的民谣吉他旋律听起来无忧无虑。

“原来爱一直就在原地。”

 


后来的一切意想不到地简单。

他们在靠近西峡谷的一间汽车旅馆住下。到峡谷的第一天傍晚,他们沿着游客步道漫步时,遇见了一对来自加州的老夫妻。他们在Bucky面前停下时Steve还有些惊慌,没想到两位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Bucky为他们拍张照。Bucky欣然应允,还用自己的宝丽来也拍了几张,把冲出来的相片送给了他们。

很快,夫妇俩还是认出了他们,而那位白发苍苍的和蔼老人碰巧是一位在休假的牧师。

生活总是充满了神奇的意外。

他们在破晓前醒来,穿上了能找到的最得体的衣服,然后前往观景平台上跟早早就在等待着他们的牧师夫妇会合。

那时候地平线上才泛起微微的金红色,沉闷的乌云开始渐渐消散。他们面前是自然鬼斧神工的创造,是耗费了百万年的杰作,是比他们的生命宏大得多的存在。岩石的轮廓和峡谷两侧的线条积累了年岁,刻画着永远。

他们与平常一样握着对方的手。誓言不长,只不过最后那句亘古不变的‘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不出意外地被他们替换成了‘直到时光尽头’。

因为他们知道——死神现在也该知道了,死亡无法将他们分开,无论耗费多大的力气。

牧师的妻子捧着他们的戒指盒,两个白金的指环上雕刻着的镂空凯尔特结里渗进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Steve把戒指套上Bucky左手时很平静,而Bucky却颤抖得厉害。于是Steve与他十指相扣,让自己手心的温度融进冰冷的金属,像往常一样。

当太阳终于破开乌云完全升起的时候,他们正热烈地亲吻着对方。为什么不呢?也许他们各自习惯了危险重重的人生和以悲剧收场的爱情,但那都是过去时了。让他们像恶俗的浪漫喜剧主人公一样,在初升的太阳里逆着光亲吻吧。因为在经历了无尽黑暗、痛苦和寒冷之后,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对方。

还是找到了回家的路。

 

fin.

评论(15)
热度(361)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