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葵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盾冬】Fortune Cookie(一发完)

上海高考作文,盾冬篇。题目是关于“预测”。

其实就是小甜饼一枚。设定是还是芽詹的时候就在一起啦。


大多数时候,Steve Rogers不相信预言。

他不相信稀奇古怪的占卜、星座运势,还有科尼岛上摆摊看手相和面向或者是用塔罗牌算命的波西米亚人。Bucky倒是一直很着迷,偶尔还会从他们少得可怜的工资里拿出一点点,在威廉斯堡的小巷子里听哪个神婆盯着水晶球念叨他的命中注定。这些玩意儿几乎从来都都不会应验,但Bucky一直都乐此不疲,因为他喜欢关于未来的一切。

想来这也是造就了美国队长的原因。军队体检的工作人员说,4F的健康等级,估计没上战场前他的命就要没了,可他不信,就这样被选中注射了血清。Bucky说,他的冲动总有一天要害死他,可他不信,孤身一人闯进了九头蛇的大本营救出了Bucky。

只不过那是大多数时候。“大多数时候”不包括Bucky Barnes掉下那座白雪皑皑的山谷之后的那天。



“Steve,出来吃点东西吧。”他听见帐篷外传来Peggy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担忧。周围似乎还有别的动静,大约是Dugan和Falsworth。

“没事。”他清了清因为一天没说话有些沙哑的嗓子,然后故作轻松地回答她。“你们吃吧,不用担心我。”

他能听见外面的几个人踌躇了片刻,低声在讨论些什么,最后还是犹豫着离开了。

Steve松了口气,然后揉了揉因为失眠有些疲惫的眼睛。

他面前摆着后勤人员从Bucky床下翻出来的一个已经生了锈的饼干盒子。他们早上小心翼翼地捧着它问他里面装着什么,该怎么处理。Steve看见那个盒子上已经褪色的彩绘花草愣了好半天,才勉强冲后勤点点头,说给他就好。然后他捧着盒子在床上坐了一下午,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打开,直到后勤的人已经搬完了Bucky的被褥、床垫和制服,直到原本属于他们两人的帐篷只剩下他。

他还记得十二岁那年自己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买下了拐角法式糕饼店橱窗里的那盒黄油巧克力酥饼作为Bucky的生日礼物,只因为Bucky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要盯着那盒饼干看上好久。

现在那小小的铁盒静静地躺在他大腿上,无声地威逼着Steve承认它的主人已经不在人世这个残忍的事实。

Steve的指尖颤抖着,终于还是打开了它。

盒子里面装了一些纪念品,包括Bucky小时候最喜欢的玻璃珠子,Becca在Bucky参军前给他编的幸运手链,Barnes先生留给他的指南针,Barnes夫人手写的炖菜菜谱,还有他家的钥匙,挂在一个劣质的自由女神像钥匙扣上。

这些杂物的底下,不出所料是Steve无比惧怕的那封遗书。

他试图平静自己的呼吸,心脏却还是在把信封从盒底抽出时不住地疼痛起来。信封不算新,上面用漂亮花体写着的‘Stevie’已经有些褪色的痕迹,看来已经写了一段时间了。他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却发现里面没有遗书,而是装满了小纸条。

Steve一眼就认出了它们。

因为Bucky不止沉迷于游乐园里的算命摊子,还喜欢幸运饼干里的纸条。然而Bucky的家人并不是特别爱吃中餐,所以从大概五年前开始,每次Steve的母亲带中餐外卖回家,Steve总把他的幸运饼干带给Bucky。

“你不应该把你的饼干给我。”最开始的时候Bucky冲他皱了皱眉说,“里面的纸条是给你的预测不是给我的呀。”

“那你不要的话我就扔了哦。”Steve转手就要把包在透明塑料纸里的廉价饼干扔进垃圾桶里,因为他压根不在乎纸条的内容,也不太喜欢饼干的味道。此话一出Bucky着急了,赶忙从他手里把饼干夺走,之后每次也就欣然收下了。

Steve这才有些错愕地想起自己从来没问过Bucky那些纸条的内容,更没有想到Bucky竟然保留了它们。他从信封里掏出一张——细长的纸片已经泛了黄,纸条背面Bucky手写的日期显示这是四年前的了。翻到正面,白纸上印着的黑色小字写着:“做决定之前务必三思,冲动是魔鬼。”

Steve眨了眨眼,这听起来还真像Bucky会对他说的话呢。随即又拿出一条,日期是两年前的,上面写着:“明天是崭新的一天,多笑笑吧。”

又读了几条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信封里装的并不是Bucky保留的所有幸运纸条,而是挑选过的、他想让Steve在他死后听到的鼓励和安慰之言。

Bucky攒了整整五年的幸运饼干纸条,然后用它们写了一封遗书。

想到这里,Steve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却抑制不住胸腔里和眼眶里涌起的酸涩。

他又读了起来,直到脸颊被泪水打湿,直到脑海里的甜蜜回忆变得苦涩,像一块石头一般沉甸甸地压在他胸口,让他几近窒息。泪眼模糊间,他看见的是布鲁克林春天的满树繁花,是星期日正午的阳光下教堂的白色屋顶,是威廉斯堡卖贝果和鲁宾三明治的小店,是他常常挨打的那条小巷,是棕发少年在雨里阳光里和大雪里都一样俊美的面容,是他在码头的夕阳里第一次亲吻他之后脸上灿烂的笑容。

信封里只剩下最后一张纸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军营里一片寂静,只剩下外面风雪的呼啸声。

拿起那张纸条几乎耗费了美国队长所有的勇气。

这是信封里看起来最新的一张纸条。这让他隐隐约约知道它的来头了,但在看到背后的日期时Steve还是心中一惊。

那是Bucky离开美国的两天前,他们难得在拐角的中餐馆里吃了晚饭。饭后,Steve照例把自己的幸运饼干递给Bucky,却看着对方神色飞扬地打开后笑容忽然黯淡下去。

“怎么了?”Steve问他。

“没什么。” Bucky只是又冲他笑了笑,把纸条塞进口袋里。“这玩意儿都不准的。”

那时候的他听着Bucky异常的话莫名地不安起来,这一切在他把纸条翻转过来时终于得到解答——

“你失去的,最终总会回到你身边。”


大多数时候,Steve Rogers不相信预言。

那天他却迫切地想要相信一块廉价的幸运饼干。



***************



“怎么样了?”Steve疲惫地抬起头,才发现Natasha正面露担忧地站在他面前,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里拎着三个散发着食物香味的袋子。

“还没消息。”他摇了摇头,接过对方递来的咖啡,“T'Challa说应该再过一会儿就该结束了。”

“他会没事的,Steve。”红发女子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递来一袋食物。“隔壁的中餐快餐,将就吃点吧。”说着拎着剩下的吃的向走道另一边躺在长椅上打呼噜的Sam走去。

Bucky重新被冰冻的第二天,Steve回了纽约。处理完和复仇者们的遗留事宜之后,他终于在布鲁克林买了一套公寓。时隔多年,他在卧室的窗前架起了画板,画夕阳里的布鲁克林大桥,等着他的爱人回家。

六个月后的一天,瓦坎达国王的一封邮件告诉他,他的医疗团队已经找到了可能治疗巴基的方法。两个小时之后,Steve便登上了飞往拉各斯的飞机。

未经测试的技术风险很大,Steve知道,但他却不得不试一试。

手术室没有玻璃,他看不见里面的进程,只能祈祷Bucky一贯的坚强能让他挺过来。

打开Nat买来的炒面,Steve拿起叉子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味如嚼蜡。等他要把外卖盒连塑料袋一同扔掉时,才注意到了袋子里面附赠的幸运饼干,伸手拿了出来。

端详着那包裹着透明塑料外衣的金黄色饼干,他忽然想起了当年那个信封里,最后的那张纸条,这才惊觉那上面的预言竟然成了真。Bucky真的回到了他身边,即使是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地,却还是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找到了他。一切像是冥冥之中,命运恶劣却绝妙的安排。

这时候,Steve听见身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Steve从口袋里掏出那块幸运饼干时, Bucky惊讶地挑了挑眉。

“我还以为你不相信这玩意儿呢。”棕发男人头靠着枕头冲他笑。Steve坐在病床边,忽然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

“据说人老了就会相信一些很傻的东西。”他拆开包装,把饼干掰成两半。“准备好了吗?这可是我这辈子打开的第一块幸运饼干。”

从饼干里抽出熟悉的纸条,他却在看见纸条的内容后愣住了。

“看来你以后还会打开很多。”Bucky歪着头想看纸上的字。“上面写了什么?”

Steve抬起头,望着眼前人脸上温柔的表情,胸腔里忽然泛起汹涌的爱意和感激。

他把纸条举到Bucky面前,然后看着他的嘴角慢慢勾起。

“你看,我说过的吧,这玩意儿很准的。”他有些得意地说。

Steve好笑地翻了个白眼懒得反驳,又忍不住握住爱人的手。他小心地把纸条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凑上去吻他。

 

“有些人注定会陪你到最后。”

 

Fin.



注:幸运饼干是美式中餐里的东西,掰开里面有个小纸条,上面一般都有预言或者建议。没见过的可以搜搜看长什么样。饼干并不是很好吃lol。


评论(9)
热度(205)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