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虚妄之境 - 1(正剧向,中篇HE)

洛基从英灵殿回到了遭遇灭霸袭击的那一天。

复联4时间线,正剧向,中篇HE。

随缘 | AO3中文 | AO3英文


“索尔,你确定吗?”

将暗红色液体困在中央的球状闪电正在向内收紧。砰的一声巨响过后,那团闪电炸碎成一束束晃眼的银光。等最后一缕电流在空气中消散的时候,本质变化多端的以太粒子终于凝结成了固体,露出本来面目——现实宝石漂浮在半空中,闪着诡异的猩红色光芒。

索尔闻声看向火箭。他依旧端着枪瞄准着悬在半空中的宝石,虽然知道若真有危险这大概没有什么用,毛茸茸的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里透露着担忧。

索尔下意识地握紧了风暴战斧,然后...

【德哈/亚梅】青年巫师的画像 - 4

概要:德拉科在修复有求必应屋时遇见一幅画像,然后发现了一些埋藏千年的秘密。同时,画像里的巫师似乎决心干涉他的感情生活。

HP x BBC Merlin 融合世界观。梅林从霍格沃茨毕业之后认识的亚瑟,在亚瑟死后回去教了一段时间变形术。

前文:[1] [2] [3], AO3英文版

这章全是德哈情节。


哈利·波特是巫师世界的救世之星,是正义和善良的灯塔。他是七月里横空划过的闪电,强大得惊为天人,径直劈开压城的黑云和灰暗的天空。他是被拦在丝绒绳后的的惊世杰作,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哈利·波特是他的天敌,但当他试...

请求

前些天我发的一篇文第一天阅读量和热度都超低,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凉了就没怎么多想,结果第三天热度突然涨了好多,我才意识到很多人到那时候才看到。真的是太迷了。

名归故里:

限流真的巨恶心
大概是我10k粉前后开始限流的
阅读量低 热度甚至达不到以前5k粉的时候
喜欢的大大什么作品都在首页刷不出来
只有点进主页才能看到
lof真的是非常不珍惜用户了
越改越让人反感
什么时候后台问卷调查能调查一下「用户体验感」
一天调查些有的没的
真的是这么久了才舍不得弃
虽然每次weibo炸一波
lof这边就要多一波新用户
但是老用户诉求也不要太不放在心上吧

江離:

今天也是想跑路的一天

  ...

【盾冬/芽詹】布鲁克林的苹果树

时间复联4后,治愈向HE一发完。

算是上海卷的时间胶囊梗。其实就是想写老冰棍退休养老日常和一点芽詹。

补一个中翻英AO3


1934年的初春,巴恩斯家隔壁的老先生去世了。

老先生的儿子在西部做生意,女儿在好莱坞成为了一名演员,而夫人早就过世了。老先生生前独自一人住在这栋不小的褐砂石房子里,平常在后院养养花草和果树,每逢初夏总会给巴恩斯夫人送来几框柠檬或者桃子。过了些年,老先生腿脚不好无法再亲自采摘,巴基和史蒂夫便总是去帮忙。

好吧,一般只有巴基负责爬梯子摘,史蒂夫负责接他从梯子顶端递下来的果子。

“小伙子们,我买了一颗苹果树苗,等这周末你们帮我种上吧。”

老先生走...

【盾冬/锤基】It's gonna be a long road (新年贺文,一发完)

锤基 + 盾冬(还有点点芽詹)的新年小甜饼。

时间线是打败灭霸的几天之后,背景是时代广场每年跨年的落球仪式。

另外,1926年那天纽约真的有下雪。


1.

“记得我们第一次来看这个的时候吗?”史蒂夫抬头看向广场中央楼顶上闪烁着的灯球,因身边拥挤人群的嘈杂不得不扯着嗓子冲身边人喊道。

“啊,我们那时候才八岁吧。”巴基回头望向他,那仿佛远古的记忆逐渐浮出水面,让他忽然有些恍惚。“那可是——我的天哪,二六年?”

“你父母带着我们来的。我们那时候个子多小啊,骑在他们肩膀上才看得到。”

“那天还下雪了不是吗?出门前你妈妈把你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你这个弱不...

【德哈】一只纸鹤的自述

庆祝900粉的治愈向甜饼,一发完。大概是续这篇

新增了一个尾声。


大家好,我是一只千纸鹤。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我不过会是一只平凡无奇的魔法纸鹤,像我的大多数同类那样,传递一个信息便被烧成灰烬或是扔进废纸篓里。但如今回想起来,我的命运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比我的同类们曲折许多也幸运许多,否则,我也不可能亲眼目睹巫师界最传奇的爱情故事。

我是在马尔福庄园诞生的。我的第一个主人,也就是我的创造者,是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德拉科。当然,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谁。我刚被折好没过多久,还没能看清少爷长什么样子,他便匆忙地把我放在了书桌上,连抽屉都没来得及关好,神色紧张地离开了房间。这时

【德哈/亚梅】青年巫师的画像 - 3

[1] [2]

HP x BBC Merlin Crossover,AO3戳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发的那篇我在tag里看不见,干脆重新发一遍。


当他收拾好东西向梅林道晚安的时候,德拉科还没能完全从这场长谈中回过神来。他甚至不是很确定哪件事是最让他感到震撼的,究竟是梅林被历史扭曲得面目全非的故事,他对亚瑟不顾一切的忠诚,还是如今终于明了的这间密室的来历。但他很清楚,这其中最重要的话梅林并未说出口。斯莱特林们向来不轻易冒险,更不用说为谁付出生命。所以对梅林来说,亚瑟必定比一切都要重要。

这么说来,反观他自己,哈利·波特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

德拉科...

【盾冬】誓言 (队长生贺,小甜饼一发完)

概要:Steve和Bucky结婚了,但不是按计划中的那样。

终于把这篇旧文翻中文了。续很久以前的这个平权法案小甜饼1917番外提到过的情节。本来是想写个刀子的最后没忍心,队长生日快乐。


Steve完全不明白为什么Pepper最终还是把婚礼的策划交给了Tony。他们起初并不想做得太夸张, 但一旦Tony Stark参与任何事,不夸张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出所料的是,Tony订了华尔道夫的宴会厅,请了顶级的厨师,进口了法国的红酒,俄罗斯的伏特加还有古巴的雪茄(Steve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合法的),并邀请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明星、政治家甚至总统一家人。但遗憾的是,第一家庭...

【德哈/亚梅】青年巫师的画像 - 2

[1]

HP x BBC Merlin Crossover,两对都无差。

英文版昨天刚发了AO3,戳这里


波特?

德拉科轻轻关上身后的门,掏出魔杖施了个荧光闪烁。

他又在跟踪他了么?

他站定在空荡的走廊中央,闭上眼听着周围的动静。

一,二,三。

随后他便察觉到了那熟悉的粗重呼吸,从离他不过几英尺的地方传来。

一步,两步,三步——

德拉科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从面前的虚无中扩散开来。大概只要再向前半步,他的身体就会贴上他的。波特的呼吸明显加快了节奏,让德拉科想要伸出手去触摸。

他想起了六年级时返校的火车上发生的那件事。那时他的血液因愤怒而沸腾,害怕被波特阻止...

【德哈德无差】预言水晶球(一发完)

上海高考作文,德哈篇。

可能算不上一大块糖,但并不是刀,还是HE了啦。


1.

德拉科一直很讨厌预言。

五年级时在神秘事物司里被砸碎的那个水晶球,是他父亲失去黑魔头信任的主要原因,他也因此被迫接手了他父亲完成不了的任务以作为补偿。但不仅如此——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占卜术可以说是他学得最差的一门学科。他勉强能读出茶杯底部乌漆墨黑的茶叶渣子里的隐藏的一些玄机,但却永远看不透水晶球里旋转漂浮的迷雾,只能在论文里靠自己胡诌杜撰的本领通过这门课。

西贝尔·特里劳妮教授在他眼里一直就是个疯婆子,不仅性格怪异,还穿得像流浪的波西米亚人,每天上课的时候眼神飘忽,...

© 青葵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